湛可可没想到湛廉时会带她去见林帘,她想的怎么都是让林帘来。
    这样的惊喜就已经够够了的。
    但没想到,爸爸会说带她去见妈咪。
    这样的惊喜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但是,她很激动!    小丫头反应快,很快便蹦跳起来。
    “爸爸是要亲自给妈咪惊喜吗?”
    “嗯。”
    湛廉时打开门,牵着湛可可出了去。
    湛可可得到肯定答案,那更是一个兴奋:“爸爸知道妈咪现在在哪里吗?”
    “在来接你的路上。”
    “啊……”    湛可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跳了下:“我们是要和妈咪偶遇?”
    “哇!”
    “好期待呀!”
    “可可喜欢这样的惊喜!”
    “好激动~”    湛可可蹦跳,欢欣鼓舞,都没注意到前面出现的人。
    直至湛廉时停下。
    妈咪到了?
    湛可可立刻看前方,可这一看,小丫头愣了。
    视线里,刘妗站在离她们几步远的地方,她看着湛廉时,眼里神色从震惊变为难以置信。
    好似在这看见湛廉时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确实。
    不可思议。
    对于她来说,是这样。
    当得知湛廉时死的消息,她多么希望那是假的。
    应该说,她不相信。
    一开始就不相信,觉得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可是,当一些事实摆在她眼前,她不得不相信了。
    但即便如此,她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在。
    所以,她来了这里,让爷爷怎么都要来这里。
    她要见林帘,她想知道林帘知不知道这件事,想看看湛廉时会不会出现。
    想确定,事实是不是真的如赵起伟所说。
    然后,她没有看见他。
    林帘也不知道他出事,就像赵起伟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湛廉时失踪了。
    本身,对于任何人来说,他的行踪就不定。
    他不出现,正常。
    那一刻,她有多绝望,没有人知道。
    可现在……    刘妗看着湛廉时,看着那永远一丝不苟的西装,永远的深沉目色,她手指攥紧,然后快步朝湛廉时走过来。
    湛廉时站在那,他看着刘妗,她脸上眼里的神色变化。
    有些事,不用言语,只是神态便能明白。
    他转过目光,牵着湛可可往前。
    湛可可下意识跟着湛廉时的步子走,但此时她回神了。
    小丫头看着刘妗脸上的神色,再看湛廉时。
    她小嘴张着,想说什么却忘记了要发声,愣愣的看着这两个大人。
    她感觉到了什么,甚至刘妗这模样让她害怕。
    但是,有湛廉时在,她没那么恐惧了。
    爸爸会保护她的。
    刘妗越走越快,突然间她朝湛廉时跑过来,一瞬抱住他。
    “啊!”
    湛可可喉咙下意识发出这一声,小嘴张成了o型。
    她呆了。
    小小的脑袋,聪明的脑子,这一刻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她空了。
    湛廉时站在那,他手还牵着湛可可,身形不动。
    刘妗抱着他,紧紧收拢双手。
    她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力量,紧绷,排斥。
    是那样的陌生。
    可是,她不在乎。
    这一刻她什么都不在乎,她只想紧紧抱着他,不放开他。
    他没死。
    他还活着,真实的活着。
    他在她眼前,在她怀里。
    太好了……    湛廉时抬手,落在刘妗身上,把她推开。
    但这时,前方拐角走出两个人来。
    他抬眸,视线准确的落在那穿着青色长裙的人身上。
    林帘站在那,看着湛廉时。
    这样猝不及防出现在视线里的人。
    如深渊的眸子,永远看不透的心思,他神色冷漠,不带一点感情。
    是他。
    被她死死压在心底的人。
    林帘不动了,前方的画面似静止。
    她亦是。
    方铭站在林帘旁边,看着湛廉时和刘妗,皱眉。
    湛可可感觉到了这边的视线,她看过来,顿时捂住小嘴。
    妈咪……    妈咪来了……    不知道怎么的,小丫头突然慌了起来,她赶忙说:“妈咪,不是爸爸抱着个阿姨,是这个阿姨抱爸爸。”
    “可可看见了的!”
    说完,她看湛廉时,又看抱着湛廉时不撒手的刘妗,急的伸手去推刘妗。
    别的阿姨不能抱爸爸,只有妈咪和她才可以抱。
    湛可可急的不行,刘妗却是纹丝不动。
    甚至她更是紧的抱住这个人。
    知道他死,到现在知道他活着,没有人能明白她的心。
    她不放开他。
    不!    “你放开爸爸!”
    “你不准抱我爸爸!”
    “你让开!”
    湛可可见刘妗不用,推的力气大了。
    湛廉时眸动,收回视线,把刘妗推开。
    没想到刘妗一把推开湛可可,转头厉视湛可可:“他根本就不是你爸爸!”
    “他没有你这么大的孩子!”
    湛可可被刘妗推的一瞬跌在地上,她懵了。
    不知道是因为刘妗的话,还是刘妗这一推。
    她都没哭,坐在地上,呆呆的。
    林帘看到这,脸色瞬变,快跑过来,赶忙抱起湛可可:“妈咪看看,有没有摔倒哪?”
    湛可可听见林帘的声音,终于回神。
    她看着林帘,这着急担忧的脸。
    不知道怎么的,她眼眶里一瞬就布满泪水。
    “妈咪……”    林帘见湛可可快哭了,她手落在湛可可脸上,摸了摸,然后把她抱进怀里:“不哭,妈咪带你离开。”
    忘记了自己身上有伤,林帘抱起湛可可离开,可这突然的动作扯到伤口。
    好似血肉撕开。
    她脸色一瞬变白,整个人也摇晃。
    突然的,一双手臂扶住她,那坚实的胸膛也贴在她后背。
    林帘身体僵住,然后抱紧湛可可,往前面去。
    可这双手臂突然就张开,把她抱进怀里,不放她走。
    就像一个铁栏,挡在了她前面。
    林帘眼睛变红:“放开。”
    湛廉时收紧手臂,下巴搁在林帘发顶。
    他滚烫的呼吸就这般压下来,把林帘笼罩。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林帘湛廉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酒卿悠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卿悠玥并收藏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林帘湛廉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