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原来师尊和幼薇一直都在鸿燕阁外?”
    “所以......刚才在外面吹箫的那个人,是........”
    “我的妈耶,这特么也太有耐性了吧?忍者神龟了属于是!”
    看着夜空之上,互相对峙的神鸾峰四美,林萧头皮发麻,脑子都快炸了!
    此刻,他也是终于反应过来。
    原来这就是幼薇跟樱樱说的「惊喜」!
    这特么分明是全员病娇的终极修罗场啊!
    林萧紧咬牙关,大脑急速运转着——
    这四个女人,可都是他林某人的挚爱,从小到大,一路陪伴的家人!
    他绝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眼下魔门进攻在即,必须想出一个惊天妙计,彻底收拢几位美人的人心,枪口一致对外才行!
    “樱樱的性格,看似软萌,实际上非常极端,有蓉又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
    “因此,若想劝和,只能从性格温婉的幼薇入手,可是.......”
    “幼薇自从修炼了天魔琴最后一重后,性格也发生了变化,不一定能找准脉门啊!”
    “更何况——还有师尊这个超级棘手,力量指数破格的存在!最重要的是......这位萧女士!你到底是什么立场啊!”
    眼见四人沉默无言,神色肃杀,夜幕下的杀机,越来越浓。
    林萧亦是有些急了。
    所幸,就在这时,大脑一道灵光闪过!
    他想到了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破局方法!
    「也罢,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况下,也只能稍微牺牲一点小小的代价了,谁让........」
    「我林某人是天下第一暖男呢?哎~!」
    林萧俊眸深邃,神色悲壮,似乎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知道。
    接下来的一分钟,将会是他林某人最秀的时刻。
    当然,如果秀不起来......
    那便是受一万记柴刀,被这几位病娇美人,五马分尸的下场!
    林萧深吸了一口气,酝酿了片刻情绪,缓缓御空而上.......
    .......
    .......
    或许是为了不让大师兄伤心。
    神鸾峰三姐妹默契的飞到了远处。
    一处山巅的平台上。
    三名从小一起长大的美少女,面面相对,杀气横溢。
    此刻,怒气与杀意都拉满的她们,丝毫没有注意到。
    自家师尊已经悄然来到了一旁,神色黯然的注视着一切。
    “幼薇!你......你也是来跟师姐争夺大师兄的么?”
    郭有蓉目光冷冷一瞥,看向一旁气场与往日截然不同的三师妹楚幼薇。
    “不错,我是来带大师兄走的。”
    楚幼薇怀抱魔琴,声音冷厉,语气不容置疑,“我已今非昔比,还望师姐莫要阻拦。”
    说完,她又看向一旁骑着白色龙兽的娇美少女,颇有些难以置信的道:“樱樱啊,你.......你也是为大师兄而来?”
    “当然!”
    陆樱樱也是彻底抛弃了平日的伪装,小脸紧绷,冷道:“两位姐姐可以争大师兄,樱樱为何不能!更何况,比起两位师姐,樱樱我啊,早就跟大师兄........”
    “你跟大师兄什么!?”
    “把话说得明白些!”
    听了这话,郭有蓉、楚幼薇二女对望一眼,脸色大变,瞬间紧张了起来!
    “啧啧,好吖。”
    陆樱樱撩了撩额前的齐刘海,一双骑在蛟龙背脊上的白丝美腿,高高翘起,一双美目挑衅的道:“既然两位师姐这般要求了,樱樱便将那一日的情景细说一番。”
    “不错!正是在温泉庆功宴的那一晚,我跟大师兄在圣兽苑里......颠鸾倒凤,翻云覆雨!”
    “不仅如此,在鸿雁阁我跟亲爱的大师兄还.......”
    她似乎在故意激怒两名师姐,将细节说得十分详实。
    小丫头一番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后。
    咳咳,所以呢,大师兄所有的一切,都早已是樱樱哒!”
    “樱樱师妹你......”
    “反了反了!这孩子简直——无法无天了!”
    郭有蓉和楚幼薇,俏脸暴怒,同时祭起法器,浑身涌动出磅礴恐怖的真元法力!
    她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她俩为了心爱的大师兄,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最后竟然被最天真无邪,没有丝毫威胁度的小师妹,给捷足先登,夺取了大师兄的贞洁之身!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蓉师姐,你看看!这便是咱们宠出来的小师妹!搞了半天......她才是最恐怖的情敌啊!”
    一向举止温婉从容的楚幼薇,此刻竟是紧咬贝齿,表情已是出离了愤怒!
    一旁的郭有蓉,却是怒极生悲,眼眶有些湿红!
    “原来......”
    “方才并不是大师兄的第一次啊。”
    “我......我终究是没有这个福分么?”
    郭有蓉越想越是难过,内心的情绪也是崩溃到了极点,她举剑指向高空中的御龙少女,悲吼道:“为什么!樱樱你为何要做这种事情!大师兄.......大师兄他这般的温柔善良!你竟也对他下得了手!”
    “有蓉师姐,不是这样哦~~”
    陆樱樱摇了摇头,将手指放在嘴边,舔了舔唇道:“第一次,或许......是樱樱主动的!不过......后面的大师兄,可喜欢拽着樱樱的双马尾,带我飞上九霄云外呢!”
    她此刻便是故意用言语,激怒两位师姐!
    她很清楚,两位师姐的修为气息,都较之前,莫名的强上了许多!
    即使有着这头神魂刚刚复苏的八爪白螭帮助,自己也不见得能够一举拿下她们,顺利带走大师兄。
    因此,最好便是在交手之前,使两位师姐内心崩溃,方寸大乱!
    她只是长得可爱而已,绝不是小傻瓜呢!
    “樱樱你......你这孩子太卑鄙了!”
    “你这是在向我们两位师姐挑衅么!”
    听着小师妹如此挑衅的话语,郭有蓉、楚幼薇彻底被激怒了!
    “有蓉师姐!樱樱这丫头欺人太甚!咱们不如先联手,给她一些教训,再来分出胜负,如何?”
    楚幼薇一边说着,运转琴音魔功,美眸变得猩红无比,浑身渗透出森然魔气!
    “正有此意!”
    郭有蓉已是杀气凛然,匣中仙剑轰然出窍,浑身剑意如龙,人剑合一,朝着小师妹刺去!
    不过,她这全力一剑,仍然是没忍心直接刺向小师妹,而是径直斩向了那头白螭!
    “白螭前辈!樱樱需要你的帮助!”
    见二师姐奋力杀来,陆樱樱小脸镇定,运用御兽师的特殊灵念,与身下的八爪白螭交换着讯息。
    近乎是瞬间。
    “昂——”
    那头八爪白螭,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仰天怒啸,白色的鳞片下,磅礴无量的恐怖灵力,倾泻而出!
    紧接着,这头流淌着醇正龙之血脉的远古圣兽,身形九转,奋力的一随尾部!
    轰叱!
    霸绝凌厉的攻势,裹挟着恐怖的灵力,轰然朝着下方的剑影击去!
    哐当!
    一道震天之响传出。
    这一记灿若流星,凝聚全身剑意的剑招,竟是被这头白螭圣兽,以雷霆万钧之势,生生的招架住了!
    这一刻,郭有蓉心中既惊骇,又有几分绝望!
    “咱们三个刚入门时,师尊便说过......”
    “樱樱日后的成就,或许远在我们之上,如今看来.......这丫头果然有大造化啊!”
    “可惜........”
    “大师兄只能是我的夫君啊!”
    重新激昂了斗志,郭有蓉俏脸生冷,身法一动,抽出仙剑,御使剑诀,再次朝着龙背上的少女侧身刺去!
    事到如今,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虽然对方也曾是她最宠爱的小师妹.......
    但是,比起大师兄,其他人又算得了什么?
    就在她剑光拭出的一刻。
    只听那御龙少女,美眸生冷,奶凶奶凶的道:“白螭前辈!不要怕她!随我之意,护阵!”
    那八爪白螭庞大颀长的身躯,陡然一缩,将背上的少女牢牢护住,而后陡然抬起硕大的龙首,大嘴张开,一团若有似无,却仿佛能吞噬一切的恐怖白芒,便是喷射了出来!
    “白螭的吐息,能够破除一切灵物的内部构造,使之彻底化为虚无!”
    “师姐!你是大笨蛋吗!还不快认输逃命!”
    陆樱樱眼眶发红,紧咬樱唇,大声警戒道。
    虽说她愿意为了大师兄毁灭一切,放弃一切!
    但平心而论,除了大师兄之外,她心里最舍不得三个人,便是师尊跟两位师姐!
    然而,根本就没用。
    只见她那位外冷内热,历来刚毅倔强的二师姐,身形宛如灵蛇一般,穿梭于白螭吐息的缝隙之中,无畏无惧,剑锋丝毫不改的,朝着她这边轰然袭来!
    “白螭的吐息,只需要沾染上一点,便足以使你的肉身湮灭!”
    “笨蛋!有蓉师姐真是个固执的大笨蛋啊!呜呜呜呜呜.......”
    “樱樱不想伤害你啊!!!”
    陆樱樱眼泪彻底出来了,哭出声来。
    然而就在下一刻,她那张粉雕玉琢的可爱小脸,倏然一沉,仿佛黑化了一般,攥紧了白螭的鬃毛,“白螭前辈,看来咱们无需留情了........”
    “彻底.......灭杀她吧!”
    “呜昂昂——”
    那头神骏异常的远古圣兽,八爪白螭,再次发出苍劲雄浑的长鸣,似乎在回应着新主人的请求。
    紧接着,它收缩腹部,浑身灵力集中于一点,口中喷射出了更为雄浑恐怖的吞噬白芒!
    由于八爪白螭全程用身躯护卫着小师妹,郭有蓉这一剑,也终究是差了分毫,刺在了那坚不可摧的白色鳞甲上!
    而此时,她剑势已尽!
    那毁天灭地的白芒,却是划破夜空,朝着她面门的方向,吞噬而来!
    望着那茫茫无际,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龙之吐息,郭有蓉神色惨淡,意识竟是出现了一秒钟的恍惚!
    “我郭有蓉......凭借自己的努力,曾问鼎青岚年轻一辈剑修之巅,却没想到最后,竟要败在小师妹的手中么?”
    “不!我——还能再战!”
    “大师兄方才说过.......他的妻子,注定不凡!”
    念及方才那个在洞房里,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心爱之人。
    郭有蓉美眸冷肃,浑身再次迸发出剑修的锋芒之气!
    临到最后一刻,她不退不避,凝聚从师兄那里悟得的浩然剑意,将掌中仙剑全力驱使了出去!
    咻——
    就在她掌中仙剑脱口的瞬间。
    一道肉眼可见的血红色音波,从旁边贯来,竟是将那巨龙的吐息,强行冲散,偏离了轨道,射向了一旁的巨石!
    轰轰轰!
    那巨石被白螭的万钧吐息冲刷而下,瞬间化为了虚无,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师姐,我所练天魔琴的最后一式戮仙音,能使这巨龙的吐息移位,接下来便看你的了!”
    一道怀抱竖琴,飘逸若仙的娇美倩影,落入场中。
    正是神鸾峰的琴瑟仙子,楚幼薇下场了!
    “薇薇你........嗯,你这音功确实匪夷所思。”
    郭有蓉眼底掠过一丝震惊,而后正色道:“也罢!正如咱们先前说好的那样!先联手教训一下樱樱这丫头!太不像话了!”
    “不错!这正是咱们作为师姐,应该做的事情,这些年下来,咱们太溺爱这孩子了。”
    楚幼薇眼神幽怨的道。
    两人匆匆对望一眼,竟是有几分同病相怜!
    的确,那一晚在温泉庆功宴上,她们明明也在场,却什么都没发现,被这位小师妹完美偷家!
    现在回想起来,心中仍是愤愤不平!
    然而,她们也知道,这当然不关大师兄的事情!
    他那么温柔善良的男子,他能有什么错呢!
    而罪魁祸首——便是自家这位表面天真,内心腹黑的小师妹啊!
    两人越想越气,当即分头行动,一前一后,朝着陆樱樱攻去。
    “白螭前辈!小心!”
    眼见两名师姐突然实力大涨,陆樱樱也是有些始料未及,御使着那八爪白螭左突右挡,一次次勉强的逃离两人的包围圈!
    很快,便逐渐落入下风!
    “呜呜呜呜,真是气死啦!”
    “若是能再等等,待白螭前辈重塑全部的神魂与法身后再行动,别说是两位师姐,便是师尊大人亲临!也不能阻我带走大师兄啊!”
    终究是刚过及笄之年的少女,在两位实战经验丰富的师姐的围攻下,陆樱樱心态渐渐崩溃。
    随着她心境失衡,与她意念合一的八爪白螭亦是露出了破绽!
    “师姐!机会来了!”
    又缠斗了数十个回合,楚幼薇陡然飞身而起,撩动琴弦,恐怖的音波,将那八爪白螭周身凝结出的法力护盾,渐渐破开!
    “樱樱,师姐不会杀你!只是......也不能再让你勾引我家夫君了!”
    郭有蓉咬了咬牙,脚踏七星,剑引苍穹,一剑朝着那八爪白螭的破绽之处攻去!
    就在双方胜负将分之际。
    轰叱!
    一道霸烈无匹的青色剑光,从旁边斩来!
    剑光未至。
    那无边恐怖的剑压,已经凝为实质,宛如天罗地网一般,将双方强行压制住,丝毫动弹不得!
    下一刻。
    整个夜空陡然被映照得,宛如白昼!
    呛!
    那道惊世剑芒,生生在双方中间,拉出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正处于激烈交锋中的三女,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是大为震颤!
    “这道恐怖而又熟悉的剑意是......”
    “师尊大人!?”
    三女同时回头望去。
    便是见到凄冷的月光下,一名身披赤红色长裙,身量高挑的绝世大美人,迈着一双修长美腿,表情凄然的从远处的树林里,走了出来。
    最要命的是......
    在她的身旁,还站着一名白衣如雪,仿若谪仙的青年......
    不是她们苦苦争夺的白月光大师兄又是谁?
    “谢谢你,师尊。”
    朝着旁边的绝世大美人点了点头,林萧酝酿了一番情绪,而后,表情真挚而又深情,略带着哽咽,大喊道:“有蓉、薇薇、樱樱!你们给我听好了!”
    “放眼整个神鸾峰的女子,你们这群师妹也好,师尊也罢.......”
    “都是我的翅膀!”
    “从前到现在,甚至亘古未来,都是如此!”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就爱吃话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就爱吃话梅并收藏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