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将秦中将送到门口,目送他离去,将军这才将目光转向了恨不得把自己缩进角落的费南。
    副官先生觉得自己必须解释点什么了,在来流芳阁的路上,自己就差点要被将军的目光谋杀了!那眼神简直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啊!
    “将、将军……”维奇少校吞了口口水,事到如今,他再迟钝也意识到了事态不对,原本还以为将军临走前的深情相望是出于那种你侬我侬的情怀,现在看来,两人之间似乎出现什么矛盾了oao?
    “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说出来,下官会帮您解决的!”少校先生信誓旦旦地说。
    而将军却已经完全不想搭理自己的副官了,甚至连跟他生气的力气也没有,他呆呆地站在原地,显得有些沮丧。
    过了半晌,才低声问道:“你跟他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啊!我只是没想到他连您的身份都不知道……”副官先生说着,有些底气不足地缩了缩脖子,嘟囔道:“好歹都住一起了,连这都不告诉人家……”
    “叶好像生我气了……”将军说着,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
    “为什么?”维奇少校难以置信地问了出来,生气??正常人在知道真相后不应该会有一种“卧槽跟我上床的人居然是一位将军!”、“这回钓到大人物了!”的惊喜感吗?!
    何况自家将军如此年轻英俊,怎么看叶泽都没吃亏吧,那他有什么理由生气(⊙o⊙)?
    于是当下判定道:“您大概理解错了,对方一定不是在生气!”
    “怎么说?”原本决定拉黑副官的将军在听到这话后又不争气地开口了,毕竟他对感情方面的事情毫无经验,一旦遇到了问题,就显得如此单纯无措,不得不抓住身边每一个可以询问的对象求助。
    “现在这个场面其实也可以理解,对方毕竟只是一个军校生,一下子知道自己的情……咳咳,知道您是位将军,受到惊吓是难免的。不过这惊吓过后,等他回过神来,就一定会觉得惊喜了!毕竟您条件这么好,他不会为此生气的!”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将军点了点头,他的叶受到惊吓了,自己要赶紧过去安慰才是。
    这么想着,将军身上的阴郁气息突然一扫而空,步伐都轻快起来,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
    他大步钻进车内,定位导航:“去菲斯特酒店。”
    副官先生眼睁睁地看着悬浮车扬长而去,呆愣了一两秒,才突然嗷的一嗓子,大叫着追了上去:“喂喂喂!等等我!将军!将军!”
    维奇少校虽然是信口开河,胡编乱造了一通,但有一点他还真说对了,叶泽的确没有生气。
    实在没什么好生气的,黑眸黑发的青年独自躺在大床上想,将级军官,他们的个人信息都是资料库加密的,修没有向自己坦诚身份的义务,所以此刻他的情绪更偏向于一种茫然。
    修居然是位将军,这消息来得如此突然,让他一时间无所适从。他甚至已经不去想修是怎么知道小白能力特殊,又为什么要这么拐弯抹角地通过lk接近自己了,他只是在考虑今后该怎么面对修,在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以后,还能继续那种随随便便的相处模式吗?
    叶泽想,自己大概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个转变。
    他侧头看了眼电子钟,已经下午四点了。
    修走后他没有去吃午饭,而是直接回屋补了个午觉,一口气补到现在,还真觉得饿了。他翻身下床,打算先去吃点东西。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人来人往,某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叶泽一回头,只见威廉正笑着朝他走来。
    “要出门?”
    “没,去找点吃的。”叶泽说着指了指大厅西侧的餐厅入口,菲斯特酒店作为组委会安排的住所,其自助餐厅也免费向各校队成员开放。
    威廉看了眼表:“这么早?中午没吃饭?”
    叶泽略带尴尬地点了点头:“嗯,睡了一小觉刚醒。”
    威廉轻笑:“你是睡糊涂了吗,看看,这才四点多,不到晚餐开放时间呢。”
    叶泽一愣,也是,自助餐厅的晚餐从五点半开始供应,自己迷迷瞪瞪地居然忘记了这点。
    “你是再等等还是出去吃?”威廉问。
    叶泽摸了摸肚子,感觉自己撑不上一个小时了,他甚至都不想等外卖:“我还是出去找找看吧。”
    威廉笑了笑:“正好我也要出门,一起吗?”
    “嗯,你去哪?”
    “和人有约,离这不远。”威廉说得比较含糊。
    “你在佛伦兹市还有朋友?”叶泽有些好奇,佛伦兹离米兰星可不远,难道也是网友?想到这里,他的睫毛不自然地颤了颤,又想到那个久远的lk漂流瓶了……
    “没有,是司徒。”威廉笑了笑,倒也没有刻意隐瞒。
    叶泽却更加惊讶了:“司徒?我出门那会儿刚见他回来。”
    “是另一个司徒。”蔚蓝色的眸子朝叶泽转了过去。
    叶泽眨眨眼,半天才反应过来:“司徒轩?!”
    威廉笑了:“走吧。”
    二人走到酒店门口,忽见一群扛着摄像机、遮光板等设备的人走了进来,威廉停下脚步,却是拉着叶泽往回避了避。
    “怎么了?”
    “他们是环球日报记者,去采访皇家军校的,我们刚到的时候也想采访我们,不过被杜老师回绝了,我怕让他们发现的话会被缠上。”
    “这么夸张?”叶泽懵懵懂懂地望着酒店外的报社车辆,原来还真有记者来做采访。
    “相比本次联赛的曝光率,这还不算夸张。”
    在战争年代,人们对于这方面的关注度原本就高,一位将军的互联网搜索量堪比一位偶像。何况fat是当世顶尖的军校争霸赛,参赛队员都是些前途无量的小鲜肉,看上去都让人大饱眼福。而本届联赛又得到了军部的格外重视,所以它的直播覆盖面高、曝光度广也是必然的。
    “可是,皇家军校的队长不是和你有约吗?”叶泽转头看威廉。
    后者耸了耸肩:“只是个小采访而已,又不要全员出席,司徒一直不喜欢这些活动,所以提前逃出来了吧。等他们都进会议厅了我们再走……小泽?”
    威廉说着,突然发现叶泽的身子一僵,黑眸死死地盯着前方。
    “你怎么了?”他顺着叶泽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对方有着一头金棕色的卷发,大眼睛,尖下巴,高鼻梁,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面容略显稚气,却又难掩俊美。
    少年在酒店门口东张西望,不知在找什么,终于,他在回头的瞬间与叶泽的目光不期而遇了。
    少年脸上绽开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看上去那样天真无害,他朝叶泽露出了一口大白牙:“你在这呀,表哥。”
    ☆、chapter 103
    命运是不公平的,陶德·查尔斯从小就知道这一点。
    同样是让那将军之女,自己的小姨妈西弥斯·让那,嫁给了当时已经成为准将的莫伊·奥斯威尔,风风光光地过完一辈子,甚至还给如今的奥斯威尔上将留下了三个儿子。而自己的母亲墨卡斯却在怀孕期间遭遇了v8017号特大空难,宇宙飞船爆炸,扭曲产生出了空间跳跃点,她就这么流落到了联邦最边缘的萨木星。
    那里土地贫瘠,怪兽时常出没,人民食不果腹,活得跟牲畜一样低贱,就算是将军家的血脉流落到这里也不例外。
    他从小在贫民窟里长大,和一群野孩子们抢食物,在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他甚至学会了偷盗、抢劫,在陶德的世界里,只要是为了生存利益,一切都是被允许的。
    很小的时候母亲一直告诉他,家里会派人来接他们,他的父亲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自己。
    可是谈何容易,这颗荒芜至极的星球甚至没有信号覆盖,他们无法传送也无法接受到任何消息。
    这样的殷殷期盼一直持续了七年,在他出生后的第七个年头,母亲终于崩溃了,她意识到不会有人来接他们了,以后也不会。从那以后,她的身体每况越下,最终病死他乡。
    陶德一度以为自己的一生也就这样了,直到八岁那年,他终于被找到了。
    不过找到他的人既不是自己的父亲,也不是自己的外公,而是自己的姨夫——刚刚跻身中将,带领大军前来边境围剿西北怪兽群的莫伊·奥斯威尔将军。
    姨夫将他带回了奥斯威尔家的第一大本营——黎京星,而他直到那时才得知,原来自己的父亲在母亲发生空难的第二年就已经另娶了貌美如花的娇妻,两人生育了两子一女,生活和谐美满。
    他根本没有再去寻找过母亲。

章节目录

将军在上[重生未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弥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弥语并收藏将军在上[重生未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