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叶泽震惊了,他此刻面临的冲击不亚于维奇。
    维奇少校则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一个还没毕业的军校生居然都敢直呼将军的名字了,还叫得这么自然!果然二人已经开始很久了吧……
    想到这里,他又不由得摇了摇头,将军这也太不厚道了,都睡在一起了,却还连身份都不告诉对方……
    叶泽做了一番深呼吸,强自镇定下来,将关注点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你刚刚说——‘调查’?”
    眼前这个不明身份的人表示“你是将军让我调查的那个军校生”,这不光暴露了修的身份,还透露出另一个信息。
    “这是什么意思?修让你调查过我?”
    叶泽的脑子仍有些乱,他回想起和修的相识——通过lk,一位将军,居然要在lk上通过扔漂流瓶找人聊天?
    撇去身份不谈,叶泽原先就对此有过疑虑,因为修完全不像是那种喜欢随处勾搭找人聊天的人。
    某个猜想突然浮现上叶泽心头,这个“调查”,或许早于他的认知,早于他们lk上的相识——修一开始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叶泽怔怔地站在原地,一颗心悬在半空,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要调查我?”
    是啊,为什么呢?他有什么地方值得一位将军关注?他们的生活在那之前完全没有交集,难道修认识自己的前身,也就是肖恩·奥斯威尔?
    “好像是因为你的能力比较特殊吧……”维奇少校摸了摸下巴,努力回忆着那些遥远的事。
    事实证明叶泽的契约兽的确是个变异种,可将军又是怎么知道的?将军那时刚从狼形态恢复过来,就着手让自己调查他,也没说明原因,大概是受伤期间和对方相识的?
    副官先生蹙着眉,试图理顺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与此同时,他也惊讶于叶泽的一无所知。
    这么说起来,自己是不是暴露了什么oao?将军都没坦白的事,却被自己捅破了……
    意识到这点的瞬间,维奇少校忍不住打了个摆子:“咳咳,那个……你知不知道将军上哪去了?”
    叶泽没有回答,他甚至没有听清对方的话,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仍有些转不过弯来。
    修调查自己,接近自己,就是为了小白的能力?
    多么荒谬,什么样的能力值得一位将级军官如此拐弯抹角,大费周章?
    “喂?”维奇见对方没有反应,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你还好吧?”
    叶泽回过神来,“还好……该怎么称呼你?”
    “费南·维奇,叫我费南就好了,你知道将军在哪吗?”
    叶泽摇了摇头:“不清楚,我可以先回房看看。”
    随着“嘀——”的一声响,房门缓缓开启,修果然不在室内。
    “他忘记带电子仪了。”叶泽到浴室转了圈,一眼就瞧见了放在浴池边上的电子仪,转手把他递给了跟在身后的费南:“应该是没走远,你可以再到附近找找看。”
    叶泽说着,居然松了一口气,他有些庆幸修的离开,如果他还这里,自己又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他?像面对任何一位将级军官那般恭谨尊敬吗?
    “那我先回去了。”维奇少校急于先找到将军,所以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对叶泽的探究,不料刚一出门,就看到了满载而归的自家将军。
    库洛斯少将手里拎着大大小小好几个的袋子,怀里还抱着一小束花,两只手似乎都不够用,拿东西的样子多少有点狼狈。
    叶泽答应晚上亲自下厨,地点就定在南面的库克日租房——里面有专业的烹饪主题间。于是独自一人待在宾馆的将军按耐不住了,趁他出门期间心血来潮地跑了趟超市,亲自挑选了自己喜欢吃的肉食,还有印象中叶泽喜欢吃的东西,甚至又顺带捎了束花。
    因为超市离得很近,他本以为很快就能回来,所以电子仪也没带,不料由于没有逛超市的经验,所以挑东西的过程有些曲折艰辛,所以拖到现在才回来。
    好在结果都是美好的……将军拎着沉甸甸的几大兜食材满意地想,叶会高兴的吧。
    他走到门口,见叶泽已经回来不由眼睛一亮,可紧接着,他就看到了叶泽身后的费南。
    将军一愣,谁能告诉他自己的副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将军……”维奇少校望了眼自家将军仿佛要活吞了自己的脸色,干笑一声:“下官就是来通知您一声,秦舒中将约您下午两点去西南流芳阁一聚。现在已经快一点了,您要是没事……咳咳,没什么大事的话,最好这就动身。”
    将军的脸色愈发难看了,这家伙居然直接这么叫出来了!
    这么说,叶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了?想到这里,将军略带忐忑地看了叶泽一眼,却见他眼眸低垂,避开了自己的目光。
    将军心里一咯噔。
    “我去买了点自然食材,都是你喜欢的……”他觉得自己嗓子有些发干,可还是尽量放柔了声音,仿佛想要弥补什么似的解释起来。
    自己身份暴露得太过突然,虽然仔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但他还是怕吓到叶泽,而且以目前的效果来看,情况似乎已经有些糟糕了。
    维奇少校看着气势瞬间弱下去的将军,目瞪口呆。
    喂你刚刚看我的凶狠眼神呢!为什么声音一下子就变得这么柔和?!还有不要无视我的话啊!秦舒中将找您去叙旧呢!还有一个多小时别再磨蹭了!
    将军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叶泽身上,两相无言,那略带不安的视线到了副官先生眼中却变成了一种含情脉脉的肉麻表现。
    终于知道当电灯泡是个什么感受了tut!维奇少校默默流泪,他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叶泽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自己只是一个没毕业的军校生,而修却是将级的军官,虽然小白的能力或许让他产生了一定兴趣,但这难以弥补二人之间的身份差距。
    叶泽深吸了一口气,站直了身子,抬头挺胸的同时,黑眸却始终低垂着,没有再看对方一眼:“您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吧。”
    将军身子一僵,他听出了叶泽语气中的恭敬与疏离,他不想要那样。
    “我……”将军也低下了头,一时竟觉无话可说,他看了眼手上的食材,憋了半晌,才说了句:“我饿了。”
    他说着,满眼期待地望向叶泽。
    维奇少校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插话进去:“流芳阁内也有食物,您要是饿的话可以去那……”
    话音未落,就感受到了将军倏地投来的杀人般目光,副官先生默默望天,喂喂又来!说饿了的时候那种讨食般的小眼神呢!
    维奇少校抖了抖身子,看了眼表,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现在已经十二点五十分了,将军,从这里到流芳阁还得半个多小时,您不先回酒店换身衣服吗?”
    将军默然,秦舒中将是他的长辈,于他亦师亦友,军衔也比自己高,于公于私,自己都没有不去赴约的道理,更不好让对方多等,的确该动身了。
    他默默放下袋子,走到了叶泽身前,想怀中的花递给他,却发现伸手的瞬间,叶轻轻一侧身,似乎想避开自己的触碰。
    将军心里一揪,垂下了手:“我去去就回,等我。”
    ☆、chapter 102
    “本次联赛过后,各大军校就要重新洗牌了啊……”流芳阁天字一号包间内,秦舒中将正一脸笑容地望着修,他是参谋出身,真正的儒将,气质不像一般的铁血军人那般刚硬,却有一双坚定又深邃的眼睛。
    而作为一个长辈,看到修从少年时期一路成长成为一名真正的将军,欣慰和感慨也是难免的。
    “亚斯拉战场大势已去,余下的军队应该会在未来五年内全部撤离,当然,这个决议暂时还不能对外声张。”秦舒中将说着,不由得无声轻叹。
    “对了,奥斯威尔上将的专机今天中午刚刚到,晚上我和维洛夫中将去……”他说着,突然停住了,清澈无比的眸子在库洛斯少将身上扫了一眼,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今日的不同寻常。
    “我看你今天好像不大舒服,要不我们改天再聊吧。”秦舒中将温和地笑道,对方好像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看似在听自己讲话,实际上却在发呆。
    他轻笑着摇了摇头,也知道修大概不是身体不适,而是略有心事,但他并没有拆穿,只是轻笑着结束了今天的谈话。
    将军这才回过神来,顿时有种被抓了包的感觉,不禁尴尬于自己的失态。
    可自从离开了菲斯特酒店,他就一直心绪不宁,并且难以控制这种不安情绪的蔓延。他鲜少出现这样的情况,因此此刻,甚至有些茫然无措。
    将军深吸一口气,在尴尬的同时竟也觉得庆幸,终于结束了这场谈话,自己可以去找叶了。
    他起身,略带歉意地点点头:“我送您出去吧。”

章节目录

将军在上[重生未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弥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弥语并收藏将军在上[重生未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