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是非常准确,这顺口溜却也基本将六大世家的特点都说到了,尤其是钟离氏。
    东北钟离氏的术法的确多以音律为主,有一些还要配合特定的舞蹈,说她们唱歌又跳舞还真没错儿。
    只不过……
    宗政东唇角微勾,面上的笑容仿佛带着些凉意:“如果实在不行,我再去找其他人看看。”
    “程家办不到的,那几家也办不到。钟离氏是你唯一的选择。”
    程北郭以最淡然的语气说着不算太豪横的话,却是一语击碎了宗政东仅存的希望。
    的确,如果连程氏的回溯之力亦无法找出案件的切入点,则另四家就更不行了,因为那几家的血脉之力已是日薄西山,如果不是靠着祖上留下的阵图、符箓或秘法之类支撑,他们可能都维持不到现在。
    此即表明,现在留给宗政东的只有一条路,那便是请钟离氏分析那三段死亡音频。
    “听说钟离家祖辈供奉的大黄钟很牛啊,‘钟鸣三响、万邪齐喑’。”程北郭施施然喝了口茶,笑容有些意味深长:“如果她们出手,应该能够从死亡音频里找出些什么来的。”
    “我先从鼓楼大钟这条线着手吧。”宗政东淡淡地说道,没接他的话茬。
    程北郭虚着眼睛看茶杯,温静的声线从杯沿儿上方滑了过来:“听说钟离慧现在就在帝都,钟离风明天也会搭飞机过来。”
    虽然他没看宗政东,可宗政东却有种被戳穿的感觉。
    他站起身来,盯了一眼程氏宗子·西城分局法医鉴证科科长·光荣红会援助医生·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s程北郭。
    “你最好去看看眼睛。”
    丢下这句话,宗政东转身拉开大门保险,走了出去。
    军靴踏出平稳的步履,轻捷如豹,杀气腾腾,程北郭有理由相信,如果他敢于出声留客,这间办公室就能变成修罗场。
    他勾了勾唇,给自己倒了第三杯茶。
    杯中茶色已从浅青转作微黄,清苦的茶香亦渐淡。
    拿起旁边的不锈钢手术托盘向脸上照了照,宗政东很是忧愁:“唉,只能请美瞳背锅了。”
    施展回溯之力对身体是有损伤的,好在他的天赋不算太高,是故这些许损失完全可以用药茶弥补,惟那双窥破时空的眼睛,却一时难以恢复。
    约莫三五天才能好,真是夭寿哦。
    程北郭摇头长叹,一时又想起自己传遍分局的“美瞳哥”绰号,顿时浑身上下都流露出颓废的气息。
    彩瞳确实可遮掩他的异色灰眸,但美瞳本身却是能被那些眼尖的老中青女人们看出来的,现在西城分局谁不知法医科的科长是个很爱臭美的大帅哥?
    不锈钢托盘中,那双琉璃般剔透的眼眸平静淡漠,并不为程北郭的情绪所动,空洞的瞳孔仿似不能视物,却又好像穿透了时间与空间,望向某个未知之处……
    春假结束前两天,新安森林公园春季漫展如期开幕。
    森林公园漫展已经举办了近十届,在全国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尤其是近几年,参展的大小公司、私人工作室等每每接近饱和,而观展的普通漫友、二次元发烧友以及形形色色的coser更是数以十万计,主办方不得不通过预约排号的方式限制参加人数,以免发生意外。
    宗政东走进公园大门时,很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一把。
    如此大规模、成建制地奇形怪状的人类群体聚集,着实让他大开眼界。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其实不是来参加某个展会,而是误入了上古传说中的“万妖大会”,被一群大小妖精给包围了。
    看着一群群五颜六色、五光十色的年轻人从身旁走过,宗政东很庆幸自己今天穿了一身迷彩,这让他勉强得以某军漫迷的身份混迹其间而不显突兀。
    但他还是觉得有些眼晕。
    若非提前获悉钟离家的人会来参加漫展,他是绝对不会跑来扎这个堆儿的。
    太闹腾了。
    话说宗政南那家伙滚到哪里去了?不是说好在大门口集合的么?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
    宗政东被人潮推动着往前走,一面四下寻找着自家愚蠢的弟弟。
    宗政南是昨天应他之召紧急赶来的,而之所以把这家伙喊来,是因为宗政南的母上大人——亦即宗政东的伯母——当年与钟离氏有那么点儿渊源。
    举凡有宗政南在场,钟离家的姑奶奶们多少会念几分香火情。
    不过,这家伙实在太跳脱了,昨天只在下飞机时来了个电话约好了碰头地点,他就没了影儿,一整夜都没说传个消息。
    一定又跑去前湖酒吧街声色犬马去了。
    宗政东绷着脸,脑仁巨疼。
    在老家时,他可没少被伯母拉去各大酒吧抓人顺带摔打坏小孩儿,两兄弟的感情就是这么打出来的。
    “哇,那个人好绿哦。”身旁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颇具穿透力的清脆声线让宗政东也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绿人。
    绿披风、绿头巾、绿手套、绿靴子,脸上还蒙着绿色的面巾,通身上下都闪烁着绿油油的光芒。
    一首青青草原响起在许多人的心底。
    “我天,这不是那谁……那谁……那谁谁谁嘛,好古早好古早的人物哦,我妈收藏的漫画书里就有这个谁的,哎呀怎么有人出这个角色啦,好奇怪的。”
    一个全身都包裹在各种花边里的女孩子很快接口道。
    奇、怪?
    看了一眼她蓝色的美瞳和粉色的头发,宗政东默默转开了眼睛。
    那个女孩身边有一男一女两个同伴,女伴的打扮与她一模一样,而男生就正常多了:卫衣、仔裤,脖子上挂着单反、背后背着反光板、三脚架和一只装满各种镜头的大背包,手里还拖着一巨大的大行李箱,五官生得很端正,一头浓密的黑发犹为醒目。
    虽然衣着普通,但这个男生显然是比较资深的二次元,此时便道:“这是《妖精的尾巴》里的一个人物,不过名字我不记得了。”

章节目录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姚霁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霁珊并收藏论演员的自我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