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谬赞了,这也是机缘巧合,我们哥几个不过是为了自保,些许功劳也是碰巧而已,不敢要什么赏赐。”胖子一说这话,刚子他们两有点急,您不要别把我们两绕上啊,我们两凡夫俗子,这地府的赏赐可是有天大好处的。
    白无常看着胖子那一脸的精明,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啊。”
    “啊?七爷,您真不给啊。”这回轮到胖子傻眼了,他刚才那招以退为进不过是想给自己这帮人多要些好处,哪知道七爷七窍玲珑心,被看出来了,他只好苦着脸说,”七爷,不给我也成,这三位的赏赐麻烦您还是给了吧,要不我这胖脸往哪搁啊。“
    “嘿嘿,让你跟你七爷打马虎眼,好歹让你知道知道七爷的厉害。”
    “得得,七爷我服了,您老多担待。”
    “行了,不逗你了。”白无常笑了笑,伸出了手来,手中抓着个白晃晃的牌子,上面用朱砂写着一个令字,也没见他如何施法的,那牌子打出了三道红光进入了胖子、晓光和刚子的身体里,“这令牌上有我特有的法力,从此以后那些个孤魂野鬼就再也不敢靠近你们三人了,一般的阴邪术法也都对你们无效,小病小灾的更是不在话下了,这个赏赐你们可满意?”
    “多谢七爷!”胖子急忙带着晓光他们两冲白无常认真的磕了个头,这谢七爷说的虽然简单,不过身为地府十大阴帅之一的白无常的东西哪可能是一般的货色能比的,那些鬼物别说靠近他们了,估计以后他们逛个鬼屋什么的,那厉鬼都得绕着走。
    “好了,你们三个先上去吧,我有点东西要单独的跟这位小道士聊聊。”白无常挥了挥手,胖子识趣的带着那两走了上去,什么话也不敢多说。
    刚走回到地面上,胖子惊奇的发现肖何带着大猫站在那里看着他,“肖爷,你怎么来了?”
    “没事,晚上无聊出来遛猫。”
    “得嘞,那我先带这两小子去找他们朋友了。”
    “去吧,在那边大树下面,我嫌他们废话太多打晕了。”
    “好的,知道了。”说完胖子赶紧招呼着晓光他们两去找树下的那三人,他知道肖何的性子,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出手,一定是那三孩子准备给他们添乱呢,连忙跟晓光他们解释了一下。
    不过他这倒是多此一举了,经历过这档事以后,晓光他们两对胖子他们这些人算是五体投地了,能跟白无常搭上关系的能是一般人么,对于明显看着像是领头的肖何,他们可不敢有一丝的不满。
    至于那三个人,现在晓光和刚子连看都不想看他们一眼,要不是出于公德心,都打算把他们扔这自生自灭了,这种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朋友,不要也罢。
    叫醒了他们,几个人准备下山了,胖子却留在了山上,晓光知道他是要等疯子他们,也没多说什么,跟他掉了个别,先下山了。
    胖子回到肖何身边,又等大约半个小时,疯子才一脸茫然的走了上来。胖子向下望了望,问道:“七爷走了?”
    疯子却没回答他的话,只是傻愣愣的看着远方,胖子见他这个样子,以为白无常把他怎么了呢,正准备叫醒他,却被肖何拦住了,并冲他摇了摇头,胖子知道里面有隐情,也就站在一旁守着疯子。
    过了一会儿,疯子开口说了一句:“怎么会这样。”才恢复了正常。
    啪,胖子拍了他一下,问道:“怎么了这是,七爷吓唬你来着?”
    “我成了鬼差了。”
    “啊?啥意思,七爷给你弄成死鬼了,不行,我得找他去。”
    肖何一把拉住了胖子,“下面早没人了,你听疯子把话说完。”
    疯子掏出了一块令牌,看上去跟白无常那个非常像,只不过只有巴掌大小,而且是黑底红字的。
    把令牌给肖何他们看过之后疯子说道:“我没死,只不过七爷封我为地府鬼差,并且给了我这个令牌。”
    “咋回事,你详细说说。”胖子赶紧问道,于是疯子就开始讲述起来。
    胖子他们从楼梯上去以后,白无常就看着疯子问道:“我见你不畏***舍己为人,对你很是喜欢,你可愿意做个鬼差?”
    “啊?”疯子一愣,啥意思,救人救出毛病了,他们三能没病没灾,到我这怎么就改下地府当鬼差去了。
    见他这个样子,白无常哈哈大笑,“别紧张,不是让你下地府,你仍留在人间,只是身上多了个地府的官职。”
    疯子连忙拱手施礼,然后询问具体原因。
    白无常解释到,这人世间人口越来越多,死人也就越来越多,恶鬼自然也就多了起来,这地府的人手严重紧缺,好多地方都开始告急,所以不得不从人间想想办法,像疯子这样身具道术又有担当的人可是凤毛麟角,白无常不由得起了爱才之心,想提前收归麾下。
    疯子点了点头,然后问起这鬼差需要做些什么。
    白无常告诉他,这阳间的鬼差不同于阴间的,身形移动没那么方便,所以也就没有那么硬性的指标,只是遇到恶鬼之类的最好收服或者是打杀了维护阳间安宁就行。
    这么一看,这鬼差也没什么不好,本来疯子也嫉恶如仇,见到恶鬼也不会轻易放过,跟这鬼差的职责并不冲突,于是就答应了白无常。
    白无常大喜,把这鬼差令牌交给了他一块,同时也教给了他一套地府鬼差的法诀,学会之后不但对阴邪之物威力无穷,还能跟驱使鬼物甚至地府的鬼兵鬼卒为其作战,端的是一门厉害的神通。
    教完之后,白无常也就告辞离开了,并在走之前将这密室中封印的冤魂全都带去了地府,那一墙的白骨也全部都粉碎了。
    “啧啧,鬼差啊,这回你小子算是苦尽甘来,因祸得福了,对了,以后咱们要有事求到七爷了是不是来这找他?”
    疯子白了他一眼,“七爷说了,既然这里的封印解除,那这地府通道也就打开了,让我随便在这黑山扈周围找块地起个小庙即可,如果有事去那庙里烧给他。不过他老人家临走时候说了,你小子太滑头,如果是你去那庙里把他招了上来,他就准备带你下去浏览一番。”
    胖子一缩脖子,连连摆手,“那算了,还是别打扰他老人家了,我过个五十、一百年的再去找他老人家吧。”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三人也结伴向山下走去,就在他们站立的地方,白无常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看着他们三个的背影,笑了笑,“终于找到你了。”
    ;

章节目录

一间酒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烈酒小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烈酒小屋并收藏一间酒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