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这团金光就要到了杨恒的面前。
    在这危急时刻,杨恒反而变得愈加的冷静,他从怀中取出了一直没有用的拷鬼棒,对着那飞来的金光就挥了出去。
    要说这拷鬼棒,对于阴魂之类的鬼怪,那真是天然的克星。
    但是对于实体的鬼怪,比如说僵尸就不是那么犀利了。
    不过眼前的这位佛母正好是一丝元神所化,如果不是外边包裹着一层浓郁的信仰之力的话,拷鬼棒正好能够克制它。
    但是现在拷鬼棒虽然还有些威能,但是却没有杨恒想象的威力那么大了。
    只见着拷鬼棒,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道规则,这规则一旦产生附近的鬼怪就要受到影响。
    而在规则之中,那团金光体表所包括的信仰之力和这规则剧烈的碰撞。
    最后还是拷鬼棒所蕴含的规则要强的一些,勉强的压制住了信仰之力的侵蚀。
    就是这么一点点的优势,也给杨恒取得了逃跑的机会,虽然拷鬼棒释放的规则无法完全的压制这团烈阳,但是也让它停止了下降的动作。
    杨恒趁着这个功夫,对着僵尸的后背一拍,将它送出了小院,然后用意念告诉他,前去寻找二丫。
    杨恒刚刚完成这个动作,那天空中的烈阳已经挣脱出了规则的束缚,再一次迅捷的落了下来。
    这烈阳还没有到达杨恒得附近,他就已经感觉到了炙热的光线灼烧着他的皮肤。
    到了这里杨恒再也不敢犹豫了,他心念一动,沟通了石戒指,瞬间就消失在了这个位面。
    在杨恒消失的瞬间,那烈阳也到了,这烈阳划过虚空,在杨恒得虚影中一穿而过。
    不过这信仰之力包裹的的佛母明显感觉到,她这一次攻击并没有取得任何的效果,只见到这烈阳重新回到半空,一阵的扭曲又一次变成了关圣帝君的模样。
    只见这关圣帝君在半空中睁开的凤眼,从凤眼中射出了两道金光开始,在整个县城之中环绕扫描。
    突然之间,关圣帝君好像发现了什么,眼睛盯着不远处的一处小佛龛,接着一个闪现就出现在了那里。
    等他到了这小佛龛前,青龙偃月刀举起就向下劈去。
    但是这青龙偃月刀劈出的金光还没有接近这小佛龛,那小佛龛上就放出了一团红光,红光之中包裹着一卷文书。
    这文书一出现在了半空,四周的空间就突然凭空出现浓浓的阴气。
    这金光一进入这阴气之中,它所蕴含的信仰之力,马上就被这阴气所侵蚀,等到了这佛龛前,那金色的刀光已经暗淡无比,接着一个手指伸从佛龛中伸了出来,在这金色的刀光上一点,把刀光变化成了点点的繁星消失在了四周。
    接着着佛龛中就出现了一团红气,这红气飞出佛龛之后,在半空中瞬间就凝聚成了城隍的模样。
    那佛母化成的关帝,见到飞出的是本城的城隍,立刻就住手了。
    这佛母和城隍就在半空中对峙了一会儿。
    最后,佛母还是决定暂时退让,因为这城隍背后可是站着十殿阎罗,六道轮回,他虽然厉害,但是比起这些远古神祗来,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因此她最后打量了这位城隍一下,便化成了一团流光,消失在了祥符县城。
    等到这佛母消失之后,城隍爷才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汗水,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大乱马上就要来了。
    不然的话像白莲教这样显现神通,招揽信徒,不管是人间的帝王还是天上的神祗,都是绝不能容忍的。
    再说二丫,今天在赵空那里坐卧不宁,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心跳的飞快,而且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一直在心中环绕。
    就在二丫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突然之间门房响起,接着砰的一声,她的房门就被直接的踹飞。
    这一下把二丫吓的直接就床上蹦了起来,就把身旁的那个真身坛抱在怀中,警惕地向房门看去。
    接着在房门外,走进来的一个衣衫破碎,相貌普通的女子。
    这个女子进了房间,一个起落就落在了二丫的床前,站在那里不动了。
    二丫看清这女子的相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女子她非常熟悉,她正是道长的道兵。
    不过二丫马上又反应过来,这道兵来寻自己,那道长是不是发生什么危险了?
    一有这个想法之后,二丫就再也坐不住,她急忙拍着拍着怀中的真身坛,然后小声的说道:“去看看道长怎么样了,回来和我说。”
    那真身坛在二丫怀中摇了摇,好像是答应了她的要求,接着一团绿光飞出,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二丫所住的小院已经是乱成了一团,因为刚才那那道兵进来的时候,动作太大,已经把整个院子的人都惊动了,他们以为是有敌人来袭,因此一个个顾不得穿衣服,就提着兵刃跳到了院中。
    特别是赵空手里提着一把钢刀,几个起落就来到了二丫的房门前,只见到二丫的房门已经被踹开,这让他心里就是一阵的窝火。
    那杨道长托付自己照顾二丫,结果头一天晚上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因此这赵空也发了狠,一瞬间就穿进了二丫的房门,当头一看,见到二丫床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赵空挥刀就向这身影砍去,而那身影站在那里并没有任何的动作,这让赵空心中一喜,看来这一刀要结果敌人了。
    结果他的刀和站着的那身一身体碰撞,并没有发出平常所熟悉的感觉,反而是铛铛一声,像是碰到了金属上一样。
    而这个站着的身影受到攻击,本能的就反身一跃,两只利爪直奔赵空的胸膛。
    这一下攻击快如闪电,赵空根本就来不及抵挡眼看着就要胸穿肚烂而死。
    “住手。”
    随着这一声呼喝,那黑影的两只利爪,正好停在了赵空的胸膛,只要是再晚一点赵空就没有命了。
    赵空提着钢刀连退几步,喘了一口气,这才仔细观瞧,原来这时候二丫已经站在了那个黑影身旁,对她的后背轻轻拍了拍。
    那个黑影好像是受到了二丫的安慰,本来伸直的地方,慢慢的垂了下来,然后继续站在那里不言不动。
    “二丫,你没事吧?这是什么人?”
    “我没有事情,这个是道长的道兵,一直跟在道长的身旁,刚才突然来到我这里。”
    二丫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中已经含了泪水。
    赵空看着二丫的样子,知道他担心什么,“我这就去派人探查,你在这里稍坐,不必担心,我想这一道长的本事就是敌不过来敌,也能逃得了。”
    说完之后,赵空便出了令令几个心腹手下,飞快地前去探查杨恒的下落。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划过了一道绿光,这绿光瞬间就落到了二丫的房中。
    二丫抱着真身坛正在那发愣呢,突然之间绿光闪现,一个小娃娃落在了她的肩头。
    接着二丫就从冥冥中感觉到,这小娃娃对她诉说了她所看到的的一切。
    原来这小鬼婴来到杨恒居住的上空转了一圈,只发现那里有一股浓浓的让她厌恶的气息,以及打斗的痕迹。
    而她寻找的杨恒的气息,好像是突然消失一样。
    二丫得了这个消息,马上就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道长是施展神通逃脱了。
    等到天刚刚亮的时候,赵空派出的那些人手也回来禀报,在那宅子之中,虽然有打斗的痕迹,但是却没有任何血迹。
    得了这消息,二丫更加的肯定她们道长安然无恙的逃走了。
    到了现在二丫反而是镇定下来,她现在只要安静的在这里呆着,等着道长回来接她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不必担心。
    再说那佛母所化成的关帝,飞快地离开了祥符县城,没有多长时间就重新回到了山东钜野。
    来到这里的时候,她身上的信仰之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只见那团金光只是一抖,所有的信仰之力就消散在空中不见了。
    而金光消失之后,这才显现出一个美丽的女子,只见她脚踩着莲花,身披着白袍,如果不熟悉的人还以为她是观音降世。
    只见这个白袍女子,只是在白莲教总坛上空停了一下,然后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当地。
    而地下正在主持仪式的徐鸿儒,马上就感觉到了天空中的异样,他抬头看了看,然后就明白圣母回来了。
    后他急忙遣散了信徒,然后带着小二匆匆的直奔后山。
    这两个人来到后山的山洞前,在那里早就有两个女子在等候了。
    “师兄,佛母刚刚回来,让你进去觐见。”
    “有劳师妹了。”
    徐鸿儒道了一声谢,拱拱手就带着小二,跟着这两个女子进了山洞,然后转了一个圈,就来到佛母经常修炼的那个洞窟之中。
    到了这里,这两个女子让徐鸿儒暂时等待,她们进去禀报,不一会儿里边就传出话来,让徐鸿儒进去。
    徐鸿儒这才带着小二,战战兢兢的进了山洞。
    他们二人首先来到佛母之前,跪倒行了礼,然后这才站在一旁等待佛母的训示。

章节目录

聊斋路长生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天下白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白兔并收藏聊斋路长生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