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言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起来。
    半晌后,才听那黄袍修士缓缓开口道:“启禀尊者大人,我等生来便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冥狱,对于外界的认知都是从一些前辈的口中得来,若说不向往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这冥狱广阔无边,从古至今,还未听说有人从此地成功脱困,况且我等修为不高,就更不敢有此奢望了。”
    梁言听后,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没想到这地方如此诡异,看来那些被困在这里的修士将其称之为“冥狱”,也不无道理。
    这里分明就是一座死牢!
    不过事已至此,梁言也不会怨天尤人,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别人找不到出去的路,自己未必就不能。
    当务之急,还是先安顿下来,整束“云烟会”的实力,先融入到此地的修真势力之中。
    想到这里,梁言的脸色略微缓和,冲着那黄袍修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黄袍修士脸色一喜,急忙拱手道:“在下左司徒!”
    “好,左司徒。”梁言点头说道:“从今日起,我便任命你为云烟会的执事之一,与蕾雅共同协助我处理会中的大小事宜。”
    “是!”
    左司徒脸色大喜,连忙在地上叩首便拜。
    梁言又询问了剩余几人的情况,对他们一一进行了安抚,末了脸色一肃,沉声说道:
    “梁某虽然喜欢逍遥自在,但如今既然接任了‘云烟会’的尊使一职,就当严正纪律。诸位不问出生,不问过往,只要从今以后死心塌地的为云烟会做事,梁某自然也不会亏待大家,但若有人怀有二心,那就休怪梁某剑下无情!”
    众人听闻此言,又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冷冽剑意所震慑,都是低下了头去,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半晌之后,才听左司徒和蕾雅同时说道:“谨遵首领吩咐,我等必将尽心协力,绝不敢有丝毫怠慢。”
    梁言见到他们的眼神,知道自己已经震慑住这帮人,也就脸色略缓,点了点头道:“诸位都起来吧。”
    那些修士刚刚起身,一个声音便在自己脑海中响起:
    “哼,梁尊使,好大的威风呀!”
    这声音颇有些吃味,梁言微微一愣,转头看去,果然见到无心俏立在不远的地方,对着自己噘了噘嘴。
    “我俩在此人生地不熟,就如一叶浮萍。如今我以‘云烟会’为立足根基,有什么不妥的吗?”梁言有些不解地传音问道。
    “哼,你决定的事情,自然没有什么不妥。只不过你选择‘云烟会’,恐怕还有别的目的吧?”无心冷笑道。
    “什么目的?”梁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由得反问道。
    “还不是这里有个娇滴滴的小娘子,你看她的第一眼,眼睛都直了,如今又当了她的尊使大人,日后温香软玉,岂不美呼?”
    无心一脸没好气的样子,顿了顿又道:“不过我是没想到,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啊?”
    “这说的什么话!”梁言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传音回道:“如今深陷囚牢,我哪还有那种心思。只不过刚才见她的功法有些熟悉,似乎与我同出一源,这才多看了几眼。”
    他也没去想自己为何会与无心解释这么多,只是很自然而然地便说了出来。
    “此言当真?”无心眼神一亮道。
    “自然句句属实。”梁言笑着传音道:“不过经你这一提醒,我也想起来了,是该找个时间单独问问此女,看她所修的功法究竟什么来历,居然让我有如此熟悉的感觉。”
    “哼,你当了尊使,不打算封我个尊使夫人当当吗?”无心的脸色由阴转晴,又开始调笑起了梁言。
    梁言已经习惯了她的套路,闻言也不觉得尴尬,反而哈哈笑道:“成啊,某家既然做了这云烟会的首领,今日便要拿你回去当个压寨夫人!”
    这一句话没有用传音,旁边的所有修士都听了个清楚,他们是不知道梁言刚才暗地里和这位魔女有什么勾搭,只能在暗中腹诽。
    有些人的眼神在梁言和无心身上来回打量,露出了一副“我懂的!”暧昧表情来。
    无心见状,脸色难得一红,对着梁言啐了一口,半是欢喜,半是羞恼。
    梁言则是微微一笑,相处这么久,他也算摸清楚了无心的套路,本着“不要脸皮则无敌”的态度,偶尔也能反将她一军。
    只要我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永远是她!
    眼见无心脸色羞红,不再说话,梁言又转头对着蕾雅吩咐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且在前面带路,我们先回云烟会!”
    “是!”
    蕾雅低头应了一声,便驾起一道遁光,带着自己的部下和新加入的七人,一同朝正东方飞去了。
    “我们也走吧!”
    梁言话音刚落,就单手掐了个法诀,和无心一左一右,跟在了蕾雅等人的后方。
    ..............
    两个时辰之后,广阔的冥狱某处,有十多道遁光从天而降,落在了一片灰白的土地上。
    这些遁光中的修士,正是一路赶来的梁言和无心等人。
    此刻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古朴的城镇,占地大概八百里方圆,城镇中的建筑都是由废土灰石所建,一些修士正在某些建筑中进进出出,只是脸上的表情都有些阴郁。
    城镇的外围似乎还布置了一些阵法,但却并不如何高明,布阵的材料也不太对,似乎是因为资源不足而用了劣等的材料替代。
    “此处就是我们云烟会的总部了。”
    蕾雅冲着梁言躬身行了一礼,又开口说道:“自从老首领仙逝,几位长老又相继离开,如今的云烟会可谓群龙无首,大家都成了一盘散沙。长此以往,我们的资源必定会被别的势力所夺去。”
    梁言听后,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他沉默一会,忽的说道:
    “召集云烟会的所有执事,半个时辰之后,到议事阁来见我!”
    “是!”
    蕾雅没有任何迟疑,立刻恭敬地应了下来。

章节目录

青葫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竹林剑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林剑隐并收藏青葫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