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姬,赫斯在这一刻,脸色皆是难看无比。
    “默死了,主人会大怒,赤姬,这就是你的决定!?”赫斯开口了,他望向赤姬,满是指责。
    赤姬同样未曾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事已至此,她却也不再多言。
    只是凝聚着目光望着陈翊,她手握着长鞭,翻掌间便有一个瓷瓶落在掌心处,手掌轻轻一动,瓷瓶便已经破碎。
    六颗黄豆大小,朱色的丹药飞入其口中。
    赤姬的身躯便是一震,原本略有低迷的气势,在这一刻隐隐暴增。
    一旁的赫斯也同样是如此,只不过,他的玉瓶内是一小部分赤红的鲜血,他直接倒入口中,伴随着禁锢摩擦的声音,只见他愈加妖化,眉骨,鳞片,甚至唇齿都发生了极为明显的变化。
    其额头上,更是隐隐有凸起,仿佛要化为一尊真正的蛟龙。
    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变化是不可逆的,这也是赫斯近乎压箱底的底蕴,但他即将断掉的双臂,此刻却有一种血肉复生,逐渐愈合。
    那是金丹境蛟龙之血,而且看其境界,怕是在金丹上品。
    陈翊遥遥望之,他并未阻拦,平静的眼眸内法力之芒闪耀着。
    三色法力之芒,如若仙光,似乎在寻觅着什么。
    他整个人,与四周的天地融为一体,在他吞噬那名为默的金丹境非裔男子之时,陈翊心中便有一种危机。
    这种危机,像是在暗处,有一条毒蛇窥伺,稍一不慎,便是莫大的劫难。
    陈翊之所以未动,便是一直在寻觅这危机的源头。
    不止五人!
    陈翊心中翻起淡淡的涟漪,李长生的伍绝不是最后一个数字。
    李长生,风伶,死去的默,再加上手握长鞭的女子,以及妖化的男子,这已经有五人了。
    可很明显,暗处还有人在,而且,同样是金丹境。
    六位金丹境的修仙者,这一个数字,让陈翊的心中都不由泛起了浪涛。
    甚至,陈翊都不解,在这末法之下,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力,能培育出这六位修士。
    风伶不说,本就是金丹境,可其余五人,绝不是他所知的故人,甚至,都是海外之人。
    她们却修炼着华夏的修仙功法,亦或者,是所谓的上古之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修炼出了金丹上品的实力。
    根据陈翊所知,那位火神祝融苏醒过来也应该不会超过百年时间才对。
    陈翊寻觅着那暗中之人,心中也在沉思。
    即便是他,也不可能如此培育出六位金丹境的存在,其中怕是有什么隐秘,不为他所知。
    就在陈翊思索之中,那赤姬与赫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们对视一眼,便是齐齐望向陈翊。
    “以后再算账,今天这陈祖不死,我们也只会步默的后尘!”赤姬出声了,她脸上再无之前的狂傲和嚣张,也无报仇的愤怒和羞恼,反而变得无比冷静。
    虽然,她并无金丹境修真者漫长岁月修炼出来的心境,但在海外,却也绝对是身经百战。
    两大金丹境上品的修仙者望着陈翊,随后,便是齐齐而动。
    只见,那长鞭如一条赤龙,便是跨越天地而来。
    不止于此,在这长鞭临近陈翊身前三十米时,忽然,赤红长鞭,便化作了漫天残影。
    像是天罗地网,向陈翊扑杀而来。
    陈翊此刻,手中已无刀鞘,体内三色五气徐徐运转,他面对如此攻伐,也只是凝诀而立。
    玄元门,练气之法,月白龙!
    只见白龙缠身,盘卧肩头,徐徐凝聚。
    便是一声龙吟之声,响彻天地,白龙暴起,冲向了那天罗地网。
    轰!
    此刻的月白龙与陈翊在诺安家族内施展之时不同,那双龙睛内已是三色,陈翊此刻也是今非昔比,练气仙禁,法力可媲美金丹境。
    只见那白龙腾天,与那重重鞭影碰撞,每一次龙身扭动,便都是有大片的鞭影破碎,不过月白龙的身上也有一些焦痕。
    陈翊一手捏诀,静静而立,可就在这时,身后,便有狂暴劲风袭来。
    赫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陈翊的身后,他望着陈翊,便是一脚如龙尾抽落。
    还未曾临近,便是风压,都足以摧折钢铁。
    陈翊似乎早有预料,他另一只手在动,随后,体内的黄金窍轻轻的跳动着,若是内观心脏除,可看到黄金窍内喷出了一股金色的神雾。
    这些雾气融入到陈翊的身躯中,那种坐拥无穷之力的感觉顿时席卷了陈翊全身。
    陈翊便是转身,他只手便捏住了赫斯的小腿。
    轰!
    陈翊身下的地面,直接裂开了。
    陈翊的五指也在咯嘣作响,同样作响的,还有赫斯的小腿,那赤红色的鳞甲,在陈翊的五指之下,直接被捏碎,有鲜血不断流出。
    赫斯的面色骤变,他欲要抽身而退,但很快,却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声。
    只见陈翊五指硬生生的嵌入赫斯的腿内,但还不待陈翊动,却见到赫斯的双目赤红,随后,便是一股巨力磅礴,鲜血飞溅。
    赫斯居然硬生生的扯断了自己的腿,向后退去,与此同时,那双赤红的眼眸近乎滴血,有一双神虹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杀向陈翊。
    一双神虹,如染其血,陈翊望之,同样是一拳,轰落在这一双神虹之上。
    空间似乎隐隐下沉,天地之气,向二者碰撞之下涌去,但也只是稍许,随后,便是气浪通天而起,像是一场爆炸。
    陈翊在这其中,也不由轻轻摇晃一下。
    就在这一丝摇晃,于陈翊所在西北方,一处炽热的焦石上忽然浮现出一个洞窟。
    像是有什么,贯穿了这一道焦石,不对,不是贯穿,而是融化。
    陈翊的眼眸动了,他侧目欲要望向那西北,但便是他转动眼眸的速度都难以比及那隐藏许久的一击。
    纵然,陈翊早有准备,纵然,他甚至是故意卖出这一丝破绽。
    可陈翊还是未曾算到,这一击的恐怖。
    陈翊的身躯上,有树木的枝芽生长而出,这枝芽尽是三色,交织成盾,浮现在西北方向。
    就在此盾还未彻底凝结成,那熔穿焦石,让陈翊一直感觉到危机之物终于浮现了。
    一把箭矢,箭矢之尾像是乌鸦的羽毛,但是却是通体灿金,如若黄金所铸。
    箭杆之上,有极为精美的纹络,这是阵法,是禁制,散发着古老而又尊贵的气息。
    箭头为金色,上面却有点点的血迹,这血迹,仿佛是岁月也难以抹去,甚至连这箭头都被腐蚀了一些,永远的烙印在其上。
    这一道金色的箭矢与陈翊准备的灵决碰撞在一起,作为玄元门练气境,上品灵诀内防御力可排名前几的玄元木徽诀,那三色枝芽交织的防御力,无需言喻。
    可即便如此,在那箭矢落下之时,玄元木徽诀也只是坚持了不足一息时间,便被熔穿了。
    箭矢洞穿灵决,继续杀向陈翊,好在,借助这不足一息的时间,陈翊也终于看到了这一枚箭矢,他抬手便是握去,借着黄金窍余留之力,仙光覆盖在掌心之上。
    一手,陈翊握住了这箭矢,下一瞬,他像是被一艘轮船撞上,整个人直接便是上半身后倾飞退。
    十米,百米……五百米!
    近乎一直快到龙池山,陈翊的身躯方才停下。
    他的掌心,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伤口甚至都已经焦黑,而他的手掌,却是从则箭矢的前半部分硬生生的滑到箭尾处。
    金色的箭矢上,未曾有血液,箭头,更是已经没入了陈翊的肩胛处。
    陈翊望着这一道箭矢,他的眼神变得不同起来。
    “金乌羽,九阳仙金!”
    他缓缓吐出七个字,不顾疼痛,拔出这一把箭矢,“难怪,有如此威力!”
    此箭矢,可如金丹境圆满法宝,按照世间法宝的品级,这一箭……
    可谓人间巅峰。

章节目录

校园最强狂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梦中笔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中笔丶并收藏校园最强狂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