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血气源源不断涌入木龙身体之中,嚎哭深渊之上的天地也逐渐染成猩红的血色,看得无忧沼泽中的冒险者们心惊肉跳。
    尤其在看到裂空一族的妖皇和木龙模糊的身影时,更是吓得他们赶忙逃离无忧沼泽。
    唯恐被波及!
    与此同时,裂空一族妖皇怒吼着,将身体内的血气疯狂灌入怀空龙躯中,“本皇以裂空一族上亿妖众作为代价,不管是你什么龙,敢犯我裂空一族,必须付出死亡的代价!”
    一尊中境妖祖!
    亿万妖众!
    化作的血脉血气,能将他的提升至天无禁上境的极限。
    这样的实力,斩杀寻常天无禁上境人族强者或者妖祖,足矣!
    但是裂空一族的妖皇很清楚,木龙并非这样的实力就可以斩杀的,所以他准备将木龙撑死。
    他作为妖皇,能承受来自裂空一族亿万妖众以及一尊中境妖祖的血脉血气,但是木龙作为龙族不能!
    木龙一丝一毫都无法吸收,所以只会被血脉血气给撑爆!
    当涌入体内的血脉血气越来越多,木龙慌了,“你们疯了?不就是几尊妖祖尸体而已,吾还给你们便是了!”
    “我裂空一族先祖的妖躯,岂是你想拿就拿,想还就还的?”裂空一族妖皇冷声回应,束缚得木龙更紧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
    木龙的身体开始慢慢因为庞大的血脉血气入体而膨胀,若泄不出去,龙躯爆开是迟早的事情。
    “该死!”
    木龙暗骂一声,心顿时凉了半截。
    熬过了妖仙雷劫。
    却要死在这嚎哭深渊?
    突兀的。
    一道声音出现在脑海之中。
    “用所有的妖力,挣脱它!”
    正是温平的声音。
    木龙顿时一喜,宗主原来一直在关注着自己。
    有救了!
    紧跟着,木龙开始运转妖丹,将妖丹中剩下的所有妖力顷刻间爆发,妖仙级妖力秘术,木龙瀚海术——出!
    妖丹之中的所有妖力立刻化作无穷无尽的青藤、树木、飞叶……它们穿过裂空一族妖皇周身,迅速没入木龙体表,形成了一件强大的防御护甲。
    不过它的作用只是用来挡住裂空一族妖皇的束缚,并没有保护木龙的妖躯。
    “还想挣脱?”
    裂空一族妖皇一眼便看透木龙的意图,然后力量再度暴增,裹得木龙的木龙韩海术咔嚓咔嚓作响,随时可能破碎。
    不出意外的话,木龙瀚海术百息之内必定土崩瓦解!
    但是对木龙来说,时间足够了。
    紧跟着,木龙再将余下的所有妖力,不留一丝一毫地用在妖仙级神通青龙天瀚体上。
    青龙之躯,直接进化成混沌青龙之体!
    青龙天瀚体一出,木龙原本的浅色龙鳞变得越来越深,并且因为木龙拥有青龙血脉,可以操控天地之力。
    所有龙鳞不光灌入妖力,还灌入大量的天地之力。
    也因为大量天地之力涌入龙鳞之中的缘故,木龙每一片深色的龙鳞开始出现大量混沌的气息。
    这混沌气息,隐隐比怀空所融合的S级混沌血脉还要纯粹。
    因为现在的木龙的妖躯,俨然是真正的混沌青龙之体!
    此刻此刻,不管血气涌入多么汹涌,都无法撼动木龙妖躯分毫。
    “怎么可能!”
    在感受到裂空一族亿万妖众,外加一尊中境妖祖说血祭出的血气突然间无法撼动木龙分毫后,裂空一族妖皇为之一惊。
    木龙竟然还有后招?
    短暂的惊讶之后,裂空一族妖皇的表情从惊讶突变,因为他感受到了更加恐怖的血脉气息!
    这种血脉气息太过恐怖,只是泄露出来的气息,就让其体内的血脉脉血气都凉了一半。
    此刻,他的心中竟然生出惧意!
    深深的惊惧!
    这种血脉上的压制,裂空一族妖皇从来就没有感受到过!
    如木龙这样的,可操控天地之力的顶尖妖族,两三千年来他也见过不少,但是从未有谁能让他的血脉血气发寒。
    他所见过的龙族都不行!
    连裂空一族的老祖,也不能!
    也就在这一瞬间,木龙挣脱了他的束缚。
    挣脱之后,木龙迅速化作人身,然后一头扎入了迎面而来的一艘会飞的船内,还没等裂空一族的妖皇反应过来时。
    嗖——
    飞舟已经消失在眼前。
    消失得无隐无踪。
    连半分气息都没有留下。
    无踪可寻!
    伴随着飞舟和木龙的消失,混沌青龙之体带给裂空一族妖皇体内血脉血气的惊惧也渐渐散去。
    反应过来后的裂空一族妖皇突然怒吼一声,震得整个嚎哭深渊的不少石崖都接连崩塌。
    因为飞舟消失前的最后一息,裂空一族妖皇看到了那艘船的甲板上站着的白衣青年。
    “人族!”
    裂空一族妖皇的这声怒吼,让其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发怔的妖祖纷纷苏醒过来。
    他们万万没想到,本来必死的木龙会被突然救走!
    木龙上了那艘会飞的船后,瞬间就消失得无隐无踪。
    他们的感知往外延伸百里,竟然也没能感应到木龙和那艘船。
    这就证明!
    木龙他们已经在百里之外了。
    瞬间穿梭百里!
    这等能力,他们都不行。
    妖皇也不行!
    恐怕只有妖皇之上从存在才可以。
    一想到这,两尊妖祖相继开口。
    “皇,我们该怎么办?”
    “来救木龙的人,虽然没有显露气息,但是这等手段,肯定不是寻常天无禁可以拥有的。”
    裂空一族的妖皇听罢,再度怒吼起来,愤怒的怒火吓得无忧沼泽内还在往外逃的冒险者们,不要命地开始往外逃。根本顾不上沿途随时可能冲出来吞掉他们的妖神!
    因为相比起裂空一族妖皇的气息来说,那些能轻易要他们命的妖神在他们心中变得并不可怕了。
    裂空一族妖皇才最可怕!
    就在这时候,一尊裂空一族的妖祖沉声开口:“皇,我们必须复仇!我们的族人不能白死!人族中,能收服木龙此等顶尖血脉的,除了幽国就只有遮天楼。黑域乃遮天楼地界,多半就是遮天楼做的!”
    此言一出,嚎哭深渊中一眼看不到边的诸多妖众纷纷附和。
    “报仇!”
    “报仇!”
    “报仇!”
    其声响天震地!
    裂空一族的妖皇停止怒吼后,愤怒开口。
    “人族!”
    “背信弃义的遮天楼!”
    裂空一族妖皇怒吼连连,带动着下方庞大的妖群也疯狂地怒吼着,声传千里之遥。
    吓得已经退出无忧沼泽的人赶忙惶恐地又退了数百里!
    怒吼之后,裂空一族妖皇愤怒地往嚎哭深渊落去,然后怔怔地俯瞰着堆积成山的同族尸体。
    而后又想到为杀木龙,挽回裂空一族尊严而献祭的妖祖和亿万妖众,愤怒之火当即如同火山一般喷涌而出!
    一怒之下。
    一脚剁穿大地!
    再度打通一条从地底世界通往地面世界的通道。
    当然。
    裂空一族妖皇此举并未因为宣泄愤怒,而是有意而为之。
    “遮天楼楼主口口声声说,若我们不出嚎哭深渊,他们就不会犯我裂空一族。现在遮天楼主动撕毁血契在先,还偷我裂空一族先祖妖躯……众妖听令,杀出嚎哭深渊,十万里内,所有遮天楼的人一个不留!”
    裂空一族妖皇怒吼连连,然后一头扎入嚎哭深渊之中。
    下一刻。
    十几、二十亿之多的妖众立刻喷涌而出,冲出嚎哭深渊,铺天盖地地朝着嚎哭深渊的四面八方散去。
    目标!
    十万里内。
    一个人族不留!
    ……
    飞舟之中。
    木龙化为龙躯后,浑身是血地倒在飞舟甲板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幸福感。
    “宗主,您来的太及时了。”
    “微生长老的卦,错的太离谱了!”
    “根本不是大吉!”
    “绝对是大凶!”
    听着木龙劫后余生的抱怨,温平摇头无脑一笑,然后将飞舟收入系统空间之中且沟通传送阵。
    轰——
    白光落下。
    再一睁眼,一人一妖已经回到不朽宗之中。
    出了传送阵,温平立刻嘱咐一句,“抱怨的话少说点,微生星雨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去休息吧,找怀叶弄一顿灵膳,你的伤势不算太严重,吃完灵膳修养几天就好了。”
    “宗主,不是我木龙不狼心狗肺,实在是此行的遭遇跟微生长老所说的‘大吉’卦象反差太大了……算了,算了,此事不提也罢。多谢宗主救命之恩!若不是您及时赶到,我恐怕得被嚎哭深渊中的妖族给活活耗死。”
    木龙心有余悸地感激道。
    说这话时,他暗暗发誓!
    虽然他感激微生星雨对他的救命之恩,但是以后还是能不找微生星雨算卦就不找吧。
    万一再来一个大凶呢?
    他如何承受?
    他宁愿为报答微生星雨而死。
    也不愿意枉死!
    “没事,以后若再算出大吉,就不要离开宗门。不离开宗门,便是裂空一族全族来攻不朽宗,也无碍。”温平想了想,作为宗主,还是尽量别在不朽宗众人面前否认微生星雨的命术为好。
    毕竟微生星雨也不想这样。
    但是木龙接下来一句话,让温平面色一凝。
    “宗主,若有比您口中的裂空一族更强的出现呢?”
    温平当即冷声道:“废话怎么这么多?我交代你办的事情呢?”
    “宗主,一共三十三尊妖族,七尊完好的,还有二十六尊多为残肢断臂。”说着,木龙从藏戒递给温平。
    温平扫了一眼。
    有些意外。
    七尊完好的妖躯。
    竟然全是A级血脉!
    而且生前境界还都不低!

章节目录

系统的超级宗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飞雀夺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雀夺杯并收藏系统的超级宗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