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借回来了立刻安排上,在哈莉的客厅兼卧室中给毒藤女‘烤电’,那红光带着热辐射把房间照得闪闪发亮。
    哈莉咬着手指,有点焦虑地走来走去,受热之后的艾薇被烤出了一些花蜜般的清甜味道。
    “亲爱的,什么时候能烤好?”
    “我们是在救人,不是在烤肉,记得吗?”苏明从腰包中取出烈酒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耐心等待。
    小疯子这才眨巴了一下眼睛,回过味来,是啊,现在被红太阳烤得香喷喷的人是小红来着,不是蜂蜜蛋糕。
    “啊!气死了!为什么外面会下大雪啊!只是玩了几天堆雪人就腻了啊!我想去逛商场,想去高档餐厅!“
    她坐到了床边上,双腿不断蹬地撒娇,还用眼神暗示着苏明什么。
    “我刚才问过卢瑟了,他肯定地说明以他所知的科学技术是无法让全球范围内一起下雪的,也就是说,即便科技到了珀佩图阿那个级别,还是不够。”
    丧钟站起来走到床边,把毒藤女像是蛋卷一样翻了几下,保证受热均匀:
    “所以这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大暴雪大概率是魔法造成的,等会儿我就去查,争取一天或者两天内结束这一切。”
    锅炉修好了,暖气也在运转,如今再加上红太阳发生器的紫外线辐射,倒是有点日光浴房间的感觉了。
    感觉到有点困的哈莉伸了下懒腰,干脆躺倒在了小红身边,伸手把床单拉起来盖着:
    “魔法啊?那我就不跟你去了,外面太冷,风也很大,会伤害我皮肤的。”
    话说完,她又扯扯单子,只露出一对眼睛和红蓝马尾在外面。
    苏明点点头,重新坐回椅子上喝酒:“也可以,不过企鹅人复活了,他的冰山餐厅又再度开门营业,我就只好带唐娜去了,她的病好了之后应该一直被困在天堂岛来着。”
    心理医生揭‘单’而起,从床上跳了起来,飞跨在丧钟腿上:
    “不,我改主意了,冰山餐厅我也很久没去尝过,让我跟你去看看以前那厨师冻死没有,你不要和唐娜去哥谭,那是我的城市,我的朋友和熟人都在那里,你带别的女人过去让他们怎么看我?”
    “呵呵,哥谭下的雪都是带酸性的,你确定对皮肤有好处吗?”苏明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又轻轻捏住,让小脸蛋因为嘴里充气而鼓了起来。
    她和小戴的关系比较好,但是和唐娜就不一样了,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夜翼领导着泰坦小队,那队人总是给她找麻烦。
    “我无所谓。”哈莉扭头看着昏睡且全身滴水的小红,装作不在意地说:“反正我的皮肤都被化学药品烧成了纯白色,还能遭到哪里去?嘻嘻?听懂这个笑话了吗?我刚才发现了非洲裔美国人的美国梦捷径。”
    看到她那可爱的样子,男人在她脑门上印了一口:“你又掌握财富密码了,我们等小红醒来就去哥谭,每间书店都进去看看,要是没你的书就把店烧了。”
    “哈哈哈哈哈!爱死你了!从来没有人为我烧过书店!么啊!”哈莉笑得舌头都吐出来了,扑上来就是一阵猛亲。
    而就在这时,毒藤女突然醒来了,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剧烈地喘息着,就仿佛是刚从噩梦中归来。
    而当她看到窗外的风雪后,她认识到这并不是什么梦,而是现实已经如此。
    无尽的寒冬到来,万物之绿面对着巨大的危机。
    哈莉的大床她是很熟悉的,所以知道窗户在哪里,可循着热量传来的方向一看,就看到在床边椅子上抱在一起的两人。
    她顿时就翻了个白眼,用手中生长出的滕莽把哈莉卷回身边,自己抱住:
    “虽然我想谢谢你救了我,丧钟,但给刚醒来的病人看你们亲热真的好吗?”
    苏明擦了擦脸,上面到处都是口红的印子,他就像蝙蝠侠一样面无表情地回答:“既然你醒了就在房间里休息吧,我和哈莉要出发了。”
    “出发?去哪?”艾薇感觉有点头疼,淡绿色的皮肤下可以看到毒液的流动:“外面的温度太低了,实在不适合我生存。”
    “理解,藤蔓类植物的含水量高是一种共识。”丧钟递给她烈酒和食物,随后用灯戒检查她的身体情况:“所以你不需要跟我们出去,当个通讯后勤就好了。”
    哈莉也笑着亲了她一口,脸贴在一起蹭蹭:“是的小红,我和他准备出去约会,顺便帮你把太阳公公找回来,嘻嘻。”
    毒藤女思考了一下,又看看窗外,伸手把床边上的花盆捞了起来,用手指按上里面的多肉植物。
    她闭上了眼睛,沉默着,随后她睁开眼睛:
    “目前我还能联系上的植物只剩下一些抗寒的蕨类,恐怕提供不了太大帮助了,也许你可以去找众生之红?”
    丧钟收回绿灯戒指的光,摇摇头:“目前一点头绪都没有,只猜测是魔法造成的这一切,所以我得去找......”
    “找猩猩!”哈莉都学会抢答了。
    她笑着跳下椅子,摆出体操比赛时的谢幕动作,然后去找自己的厚衣服和防寒靴。
    女人知道丧钟喜欢带波波一起玩,而遇到和魔法界沾边的事情,猩猩那里总会有点消息。
    开酒馆的嘛,既是老板又是酒保,消息灵通才是正常的。
    遗忘酒吧又不在主维度,大雪反而会让那里的生意更好,而且三教九流的巫士都会去那里。
    ...................
    哈莉换上了一件粉色和蓝色相间的亮片羽绒服,但下身只穿着一条短裙,就这样跟着丧钟出发了。
    她能感觉到冷,但为了好看,温度都是其次。
    纽约炮台公园是正义会社的总部,从这里能够通过后门进入遗忘酒吧,苏明在和几个退休英雄打了招呼以后,带着哈莉去了地下室的角落。
    “老人们真是可怜,他们没有子女也没有朋友,只剩下彼此。”哈莉捏着鼻子呼哧呼哧走动中说话:“这里的味道就像是养老院,还是哥谭的养老院,把人丢进去就只管收钱不管死活的那种。”
    “从他们选择当义警的第一天就已经放弃那些低级趣味了。”丧钟推开门,做了个女士优先的手势:“只有我们这些普通人才需要陪伴,他们只需要有光辉回忆就好。”
    “啧,这就是他们大小便都失控的成因。”哈莉跑进了门对面的酒吧地窖里,自由地呼吸着:“我觉得我们可以做点好事,比如给他们请点护工怎么样?我在阿卡姆还有不少同事活着呢。”
    “好主意。”苏明笑着搂住她,反手关上身后的门:“再配个心理医生就更好了。”

章节目录

美漫丧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混沌文工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混沌文工团并收藏美漫丧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