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娇娇躺着没动,君渚主动靠了过来,嗓音压得极低极轻,吹出的气息如一股暖风拂过她的脸颊,他身上特有的冷幽香味也倾袭过来,他在她耳畔呢喃道。
    “殿下,抱我……”
    说着,他的腰胯还顶了顶,肉棒隔着布料在她手心蹭了蹭。
    阮娇娇本来就意志不坚定,耳根子软,被美人这么一撩拨,花穴也分泌出一股水液。
    她湿了,也想要了。
    “真的没问题?你今日受了冲撞这万一……”
    阮娇娇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心早已动摇了。
    既然要安慰,那她就身体力行得好好安抚一下吧。
    君渚用行动代替了言语,伸手扯开了自己的衣带,虽然眼神透着羞赧,但利索地把衣衫给脱了,还要帮她脱。
    这都到这份儿上了,阮娇娇也没含糊,拥住他先给了他一记深吻,俩人衣衫尽褪,唇舌纠缠,气氛逐渐浓烈而灼热,当阮娇娇抱着君渚的脖子,半蹲在他身上,正准备将他的肉棒吃进穴里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少年急切的呼喊声。
    “殿下……”
    阮娇娇皱了下眉,竟然这个关头打搅她的好事?
    听语气那少年似乎是一边奔跑一边叫,不过被人拦住了,但是少年依然不甘心,叫得更大声。
    “殿下!求求你快去看看吧,沐侍郎快不行了!”
    显然听了少年的话,阻拦的人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有些不确定要不要竭力阻拦,于是少年冲过阻碍跑到了门口,不过他也没胆子敲门,只是站在门外继续唤着。
    “等一下。”
    阮娇娇将刚脱下的衣袍又披上了,君渚垂下眼,脸上划过一抹失落,显然明白好事黄了,她要走了。
    可是,很快就听到她走到门口,并未开门,而是语带烦躁地呵斥了句。
    “有病就去找大夫,你找我去看他什么用!来人,找大夫给沐侍郎医治!要是府里的大夫看不好,就让管家到宫里请御医!”
    她这话充分表达她的态度了,少年立刻哑巴了,很快就被人拉走了,屋外迅速恢复平静。
    君渚愣住了,阮娇娇已经快步回到床边,他抬头看她,眸里的错愕根本来不及掩饰。
    “怎么,你以为我会走?”
    阮娇娇的手指轻佻地捏了下他的脸,爬到床上,双臂撑在他身侧。
    “会不会觉得我太无情了?”
    她眸里含笑,又问。
    君渚僵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摇了下头,语气平静而坚定。
    “殿下做什么都是对的。”
    可他这话说完,她却收了笑,君渚心里一咯噔。
    “想了想,似乎的确无情了点,我还是去看一眼吧。”
    说完,她便理好衣裳,丢下一句话便走了。
    “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Vρò㈠⒏Сòм(vpo18.com)
    可她离开后,君渚哪里睡得着,为自己的迟疑而懊悔不已。
    但其实,阮娇娇那个问题,本来就不好回答,她就是故意问的。
    如果当时她立马抛下他就走了,他肯定会生气,虽然她是皇女,的确可以不在乎旁人的情绪,但她也不想搞得自己后院一堆怨夫。
    而沐染那边出事,她一点也不意外。
    在她的授意下,管家吩咐在沐染身边伺候的那些人,故意搞小动作来折磨他,目的就是不想让他小日子过得太舒坦了,还真赖这儿不走了。
    他不走,她怎么成全他的幸福呢?
    不过,她也没想到那沐染这么经不起折腾,竟然就病重了,她还真怕一不小心把人弄死了,怎么也要过去看看情况。
    但是她要拿捏好尺度,不能表现出还很在乎的样子。
    于是等阮娇娇吃了个宵夜,喝了点小酒,才慢悠悠地去了沐染房里,听伺候他的人说已经喂了药,人还在昏睡。
    阮娇娇挥手让他们下去,拉开床幔,看到了床上的“睡美人”。
    纵使他双眼紧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但姿容太绝,所以依然美得跟画中人一样。
    而且因为发烧的缘故,他脸颊绯红,嘴唇也红艳艳的,乌黑的长发如瀑般披散,这氛围感更让人一见就挪不开眼了。
    阮娇娇看着盖在他身上厚厚的被子,不免有些无语,这发高烧哪里能给人裹这么严实,怪不得烧这么厉害。
    而她掀开他的被子后,更无语了,他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好像就怕他着凉一样。
    不过就算放在现代世界,也有很多这样没医学常识的人,阮娇娇也见怪不怪了。
    她抬手摸了下他的额头,好家伙,果然滚烫得跟摸火炉子一样,看来那少年也不是夸大其词,这高烧不退人是真会烧坏的。
    于是她立刻上手,三五下解开他的衣带,给他脱衣服散热。
    等扒到他就着一件单薄的白色亵衣,阮娇娇觉得反正脱都脱了,索性给他脱干净了,而且他估计烧糊涂了,她占点便宜也不打紧。
    把人脱得光不哧溜,阮娇娇欣赏了一番这冰雕玉琢般的美男裸体,一饱眼福后,她便准备唤人过来照顾,打盆水给他擦擦身帮助降温什么的。
    她是没那么好心,还守着等他退烧的。
    阮娇娇走之前,忍不住手贱又揩了把油,刚摸上他的胸色爪就被抓住了。
    她一怔,抬眼看去,正好对上一双幽黑的眸。
    这……竟然被当场抓包!
    所以……他是什么时候醒的啊?
    想到这点,阮娇娇的思维那叫一个活跃,无数念头一股脑地蹦出来。
    他该不会脱衣服的时候就醒了吧?她要不要解释一下呢?他不会以为她趁人之危准备吃了他吧?不过好在他现在病恹恹的也不可能宰了她。
    所以……她到底要不要解释一下这是误会啊?!
    --

章节目录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咖啡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咖啡因并收藏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