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书御才是她心底里的那道光。”
    祁璟衍板着脸说道。
    阿桃试图着想再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收住了话茬。
    感情的事旁人说得再多,都不如当事者自己去处理。
    “大少爷,不是谁能轻易忘掉第一个爱上的人。”
    阿桃点到即止,没再继续往下劝。
    她出去后,祁璟衍抱着鹿星燃,佣人见到小宝宝睡着,过来搭把手,赶忙抱去卧室放下。
    等佣人忙完后,祁璟衍没再继续去拍摄现场。
    他想等到鹿星燃午觉睡醒再过去。
    祁璟衍刚想陪着鹿星燃,手机里的手机传来了振动,他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傅书御。
    他不想吵醒鹿星燃,按动电动轮椅先出去,叮嘱佣人进去照顾睡着的儿子。
    “喂。”
    祁璟衍这才接起电话。
    “你在干什么坏事?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手机那端的傅书御一开口就是劈头盖脸的质问。
    祁璟衍单手揉着眼睑,冲着手机那端的男人嗤笑了一声,“你对我说话的语气像极了被绿的女人。”
    傅书御听到祁璟衍的揶揄,直接气笑了。
    “我回国了,你现在在哪里?”傅书御咬着牙,声音从齿缝中挤出。
    他想到鹿茴在拍摄地,傅书御来了对她而言也许能一解相思之苦。
    “我目前在拍摄地,需要发位置共享给你吗?”
    祁璟衍没有隐瞒行程。
    傅书御看了一眼坐在身旁昏昏欲睡的小男孩,他用手语和小男孩进行沟通,确定后才回复祁璟衍,“好,你把地址发过来。”
    “嗯。”
    祁璟衍发了地址给傅书御。
    发完后,他挂了手机按了电动轮椅的按键来到卧室门外,佣人见了他赶紧出去,“大少爷。”
    “你先出来一下。”
    祁璟衍把佣人叫到走廊上。
    佣人出去后站在他面前,“大少爷,请你吩咐。”
    “把鹿茴隔壁的空房间去收拾一下,待会儿有客人要过来。”
    祁璟衍说道。
    佣人恭敬地说道,“是,大少爷。”
    祁璟衍等佣人离开后,独自进入卧室去照看鹿星燃。
    小宝宝睡着了,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红扑扑的,像三月的绚烂桃花,祁璟衍伸出大手,轻轻地握住儿子的小胖手。
    他恐怕没有机会看着鹿星燃长大,也不知道能陪伴小儿子的时间还剩下多少?
    现在想起来,也许在小儿子还没有记忆前离开人世间,是最好的一份礼物吧?
    剧组拍摄地。
    下午的戏份内容比较沉重,鹿茴投入得很彻底,祁星澄的表演也得到了林导的赞赏,全程没有尿点。
    等下戏后,阿桃发现鹿茴的情绪不对劲。
    “少夫人。”
    她试探性地喊着鹿茴。
    鹿茴望着阿桃的目光变得呆滞,祁星澄也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
    他表情严肃地问阿桃。
    阿桃被祁星澄吓到了,平常这位小少爷平易近人,表现得特别软弱可爱,此时的他一概往日的做派。
    “回小少爷,少夫人抑郁症应该又发作了。”
    阿桃用了应该,不是很确定,只是怀疑。
    祁星澄知道剧组人多嘴杂,他看了一眼阿桃,“你先在这里照顾妈咪,我去找林导。”
    “是,小少爷。”
    阿桃急忙说道。
    他跑到林导面前,询问了明天拍摄的时间,已经今天拍摄的一些戏份有什么需要重新拍摄的。
    在他们谈话时,祁璟衍来到了现场。
    阿桃见到祁璟衍来了,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少爷。”
    “怎么?”
    祁璟衍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鹿茴。
    看到她的双眼,他预料到她的情绪出现了连锁反应。
    “鹿茴,你还认识我吗?”
    祁璟衍试探性地询问道。
    “你还来干什么,我们之间不是说得清清楚楚吗?”鹿茴对着祁璟衍低吼道。
    阿桃知道鹿茴的情绪出了问题。
    祁璟衍没有说话,直接转动轮椅离开剧组,他不想让人看到鹿茴失态的一面。如果在拍摄过程中,爆出她有精神疾病,这会让她的复出之路变得艰难。
    他不想毁掉好不容易给她创造的话题和复出的最佳时机。
    这不光是她一个人的事,也是大家期待的得奖作品。
    鹿茴看到祁璟衍离开剧组,她追上去,阿桃也跟着跑了出去,他们回到了居住的楼层。
    “祁璟衍,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弃这一切?我和你没有可能了,你真的要看到我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吗?”
    鹿茴冲着他大声咆哮,尖锐刺耳的嗓音回荡在房间里。
    她的双手抓着拉扯着头发,坐在轮椅上的祁璟衍看到她情绪失控的模样,心里是痛苦的。
    “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对你没有纠缠不清。你的书御哥哥正在来看望你的路上,鹿茴,你们会结婚,你们也会有婚礼。”
    祁璟衍企图劝她冷静一些,用傅书御去填满她心底缺少的那一份爱,那一道光。
    门外的阿桃听到祁璟衍的话,她捂着嘴眼泪已经疯狂地流下来。
    大少爷明明有机会重新和少夫人站在一起,为什么他要选择说谎呢?
    “真的吗?书御哥哥真的会娶我,真的会和我结婚?”
    鹿茴松开了拉扯头发的双手,朝着祁璟衍走过去。
    祁璟衍抬头看着她,向她做出保证,“是的,我亲口听他说起过关于你们结婚这件事。”
    她看到他坐在轮椅上的模样,站直后双手用力地把轮椅往一边推倒。
    坐在轮椅上的祁璟衍被摔在了地上,他没有想到鹿茴竟然做出了这件事。
    “祁璟衍,说说看,你趴在地上是什么样的感觉,痛快吗?”鹿茴蹲下来,她的手用力的抓着祁璟衍那条受伤的长腿,“你知道吗?我很讨厌你,也恨你。因为你,我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祁璟衍倒在地上,任由轮椅压住自己的上半身,鹿茴依旧用力地按着他受过伤的腿,“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你恨不得我死。”
    “不,我没有想过要你死,祁璟衍,我每次只要想起爱过你的那些年,我就觉得恶心。”
    鹿茴当着他的面说起他们曾经的那段感情。
    原本还在坚持的祁璟衍,望着她的脸,他终于松了口,“不要急,你的愿望会实现的,鹿茴,如果你觉得痛苦,就忘掉我吧。好好的和傅书御在一起,结婚,生子,白手偕老……”
    关于那句,他会死当着鹿茴的面怎么也说不出口。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所有人都知道你只爱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谨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雨并收藏所有人都知道你只爱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