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
    白霜只觉得可笑。
    她今天之所以会来到医院。
    并不是跟他们一样期待弟弟的出生。
    而是想看看她妈,照顾她妈。
    她也还抱有一丝的幻想。
    说不定她妈看见自己生完孩子后,老公和公婆是这种反应。
    会不会就会意识觉醒?
    会不会就能改变想法,能对她多一点关心和疼爱?
    可是妈妈的反应,真的很让她失望。
    妈妈一点儿都不觉得其他人的反应有什么不对。
    甚至还开始给她洗脑。
    试图把她给洗脑成扶弟魔。
    白霜很失望,也很遗憾。
    她的内心悲伤又苍凉。
    她想,她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体会到亲情是什么滋味了。
    白霜转身就往外走。
    李母在后面喊她:“招娣,招娣你怎么走了?
    “你出去也好,你去外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买给你弟弟的。
    “你不是一直都在兼职吗?
    “这几年应该也攒了不少钱吧。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攒钱又有什么用?
    “正好你弟弟出生了,你就用你攒的钱给你弟弟用吧。”
    李母的声音,在白霜走出这层楼后。
    依旧回荡在她的耳边。
    电梯里空无一人,她背对着监控摄像头而站。
    在电梯即将到达一楼的时候。
    她抬起手,抹了抹眼泪。
    就算她非常清楚自己应该选择哪条路。
    就算她从来都对那些不公的事情说“不”。
    就算她一直以来都十分理智。
    可她还是不能操控情感。
    她也是人,她也渴望父母的亲情之爱。
    很可惜。
    她从未拥有过。
    电梯抵达,白霜走出去。
    她一路走出医院,来到马路边。
    她的思绪有一点浑噩,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
    她抬头,见对面是绿灯,便迈开步伐走向人行横道。
    就在这时,一辆轿车以超快的速度闯红灯驶来。
    可以从轿车左摇右晃不稳的方向来看。
    驾驶员应该是喝酒醉驾了。
    “小心!”白霜的身后传来一道尖叫。
    但是她已经躲不开了。
    “砰!”
    重重的一声闷响。
    白霜失去意识。
    等她再次睁眼,发现自己正站在车祸现场附近。
    轿车翻车,现场充满汽油味和血腥味。
    她看见轿车的司机满头都是血。
    而离轿车不远处,是一具血肉模糊、支离破碎的尸体。
    她通过尸体身上的衣服,勉强辨认出来。
    那具尸体,正是她自己。
    “李招娣,壬寅年五月二十四申时,死亡。”
    一道冷冽悦耳的低沉男音传来。
    白霜转头看去。
    高大英俊的男人穿着一袭黑色长袍,黑发束起,一副古代人的打扮。
    他的手中随意地拿着一根鲜艳欲滴的玫瑰。
    玫瑰的刺没有被处理。
    他有一根手指正好抵住一根刺。
    但是他神色正常,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痛。
    “我叫李白霜。”
    白霜没有被眼前诡异的一幕吓到,而是十分认真地纠正道。
    她以为,这个男人会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但是,她没想到,男人说:“哦,抱歉,李白霜。”
    男人知错就改的态度,让白霜对他心生一点好感。
    “你是谁?”她问。
    “我叫伽邪。”
    白霜:“我不是问你的名字,我是想问,你是什么身份?”
    伽邪双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
    俊逸的剑眉一挑:“我还以为我穿上这身衣服后,就够明显了。”
    白霜看着他这一身黑。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三个字——
    黑无常。
    伽邪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看你的表情,你应该猜到我是谁。
    “没错,我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无常。”
    白霜转头往四周看了看。
    伽邪好奇:“你在看什么?”
    白霜坦诚道:“我在找白无常。”
    黑白无常不是都该一起出现的吗?
    这可是国民度超高的一对cp。
    上至百岁老人,下至三岁毛孩。
    都听过他们的大名。
    “哦,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伽邪一脸的严肃。
    光看他这张脸,压根就不会想到他是黑无常。
    只会去猜,他是哪个豪门的少爷?
    或者即将在娱乐圈出道的新人?
    他的这张脸,生得实在是太帅太完美了。
    哪怕是最挑剔的艺术家站在他的面前。
    都会为他的颜值俯首称臣。
    白霜不懂伽邪是什么意思。
    “白无常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伽邪直勾勾地看着她。
    露出一个想要努力释放出友好的信号,却因为不习惯微笑而显得可怕的笑容。
    白霜:“……你别笑了,直接说吧。”
    “好的,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
    伽邪收起那可怕的笑容,把手中带刺的玫瑰花朝白霜递过来。
    “我发现你天资超凡,很适合勾魂。
    “所以,我特意等到你死期的这一天来找你。
    “李白霜,我正式邀请你当我的合作伙伴。”
    白霜愣住,“合作伙伴?你的意思是……让我当白无常?”
    “是的。”伽邪解释道,“黑白无常并不是随便就能配对。
    “通常情况下,会先出现一个合适的黑无常,或者白无常。
    “然后他们去找适合自己的搭档。
    “自从我当上黑无常之后。
    “我就一直都在寻找我的白无常。
    “但我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
    “好不容易才出现一个你。
    “我希望你能慎重地考虑一下。”
    白霜很快就接受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她甚至还开始提条件。
    “我可以当白无常。
    “但是,我在这个人世间还有许多梦想没有实现,你可以复活我吗?”
    伽邪面露难色,“人的生死自有定数,这个,我恐怕……”
    “好的黑无常大人,那你把我带去地府轮回吧。”白霜向前伸出双手。
    一副认命赴死的平淡模样。
    伽邪:“倒也不是不可以。”
    十分钟后,白霜再次醒来。
    剧烈的疼痛从她的四肢百骸传来。
    她忍不住发出呼痛的呻吟。
    “她还活着!医生!”有人听见白霜的呻吟,连忙惊喜地喊叫。
    白霜被医生抬起来放到病床上,推到医院。
    在这个过程中。
    她透过血肉模糊的眼睛,看到了飘在空中跟随她的伽邪。
    “我可以让你起死回生,但是这些疼痛需要你自己去忍,你也需要治疗。
    “你我的契约已经达成。
    “下次见,我的白无常。”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快穿之女配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明日之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日之花并收藏快穿之女配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