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的一番话,让在座众人没了声息。
    饶是肖舜觉得自己如今定力够足,却也是被震惊的不轻。
    迎着众人骇然不已的目光,冥摆了摆手。
    “这些事情,不是你们这些小修者能够接触到的,即便是父王母后那样的存在,对此也是闭口不谈,总之该说的我都跟你们说了,不该说的你们最好也别去打听!”
    神格的事情,肖舜这些人根本就无法接触到,毕竟只管神帝这样的存在,他们又那里有机会去过多的了解。
    就在此时,屋外突然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肖舜眸光一凛,当即起身推开了大门。
    推门一看,这才发现外面已经站着一帮衣着怪异的魔域修者,其中一个还是肖舜的老熟人了。
    老熟人胡咎见肖舜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不由冷哼一声。
    “哼,你小子胆儿倒是挺肥,居然还死赖在这里不走,倒也是省了本少不少的功夫!”
    他之前还担心肖舜这帮人会因为昨天的事情畏罪潜逃,谁知道对方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这还真是令人有些诧异。
    与此同时,安澜调转目光看向了大门口站着的肖舜,随即淡淡问道:“你说的那个人,就是这小子?”
    闻言,胡咎目光一寒,嘴边冷冷说着:“就是这家伙,昨天我在他手里,可是吃了不少的亏啊!”
    回想起昨天自己经历的事情,胡大少心里就满腔怒火。
    堂堂魔君之子,他走到哪儿必定都是万众瞩目,哪怕是在人才济济的魔域内,也有一席之地。
    然而,偏偏在大本营这儿吃了一个愣头青的亏,这笔账要是不好好的讨要回来,将来还如何耀武扬威?
    见胡咎满脸阴冷的盯着肖舜,安澜也是下意识的打量起了这个能够让自己老对头吃亏的存在。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竟是大为吃惊。
    正如胡咎所言,肖舜的修为不过是地仙六重而已。
    这样的境界,在他们这些小魔头眼里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威胁,但对方却能够让一向嚣张的胡咎吃了个大亏,事情绝对不可能是那么简单啊!
    与此同时,冥等人也从屋内走到了肖舜身旁。
    当看到外面那帮气势汹汹的人时,几乎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安澜以及胡咎的手下都拥有者不亚于地仙七重的修为,此刻齐聚一堂,还真是破局视觉冲击力。
    阿蛮苦着脸道:“我们那里会是他们的对手啊!”
    就连一向神经大条的冥,如今脸上也是有了一丝愁容,毕竟这次过来的对手实在是太多太强,肖舜一个人独自应付,还真不一定能过旗开得胜。
    纵然大敌当前,但紫菱和狼王却并没有任何惧怕心理,而是纷纷朝前走了一步,打算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主人的安全。
    “主人,这里我们先顶着,你赶紧走!”狼王大义凛然道。
    他虽然是众人里面跟肖舜时间最短的一个,但却并不阻碍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
    狼王虽然是一届兽修,但也是有血有肉之辈,既然是灵仆,那么便已经有了为主人浴血奋战的觉悟。
    无独有偶,紫菱此刻要是抱着同样的想法,跟狼王分别立在肖舜两侧,目光森然的扫视着不远处的敌人。
    这时,肖舜探出手分别在两位灵宠的脑袋上轻轻的拍了拍,随即微笑道:“你们退下吧,我不会有事的!”
    闻言,紫菱担忧道:“主人,可是……”
    不等她说完,肖舜摆了摆手:“放心,我能应付的!”
    说罢,他也不管对方是何反应,踱步走到了院内。
    站定之后,肖舜将双手缓缓背负在了身后,嘴边玩味不已道:“看来昨天的事情,还是没有让你吃一堑长一智啊!”
    他此举,无疑是在胡咎伤口上撒盐,让后者顿时勃然大怒。
    “混蛋,你说什么?”
    肖舜淡淡道:“记得我曾经告诉过阁下,自己无意与魔域修者为敌,想不到阁下却因为一些小事从而怀恩在心,今天居然集结众人而来,难道以为这样,就能够让我畏惧了么?”
    独自面对一大帮魔域修者,他此刻的神态可谓是从容无比,教人看不出来一点点的忌惮。
    见状,胡咎心里难免有些疑惑。
    安澜之名,别说在魔域内,即便是中州城那也是鼎鼎有名的后起之秀,可眼前这小子居然跟不认识对方一样,几乎没有表现出来该有的敬畏与惧怕,依旧是那样的从容不迫。
    能够对此作出解释的,估计也就只有一个了。
    这家伙的身份地位在中州城内势必很高,要不然不可能不将安澜这样的高手放在眼里。
    一念至此,胡咎心里也是有些谨慎了起来,暗道自己如果真要得罪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只怕事情不太好收场啊!
    然而,如今当着这么多魔域同辈的面,他根本就不敢表现出来任何的怯懦,毕竟事关自己魔君之子的面子。
    于是,他不懂神色的飘了身旁安澜一眼,见对方此刻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神态,心中也是安定了不少。
    安澜都不认识的人,想来应该不是中州城的宗门高徒,说不定是那个散修初出茅庐的弟子,尚不知道修界的险恶呢。
    于是,胡咎嚣张不已的喝道:“得罪了本少,你就要有必死的觉悟,今日有我安澜兄在此,你小子最终结果只会尸骨无存!”
    听到这里,肖舜忍不住看向胡咎身旁的安澜。
    此人气息无比沉稳,站在那里似乎与天地融为了一提,这可是一种境界的体现。
    唯有那些掌控了道韵的修者,方才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
    这个人叫做安澜的家伙,应该很强大啊!
    与此同时,阿蛮满脸凝重的走到他身旁,小声说着。
    “肖大哥,这安澜乃是魔君之子,实力在魔域众多年轻一辈中也是排名靠前的强者,如果不算天魔圣坛内的那些圣子圣女,他实力进入前二十绝对没有难度!”
    天魔圣坛的圣子圣女,各个都具有超凡脱俗的实力,别说是魔域年轻一辈,即便是所有元古界年轻修者中,也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唯有一些强大的宗门方才能够拥有后辈与之抗衡。
    虽然面下面对的并非是那些传说中的圣子圣女,但安澜也的确是不容小觑的存在之一,对方那地仙八重的巅峰修为,可是实打实的巨大优势之一。
    眼下,肖舜也不知道阳魄以及丹火,能够克制这样的存在。
    昨天他之所以能够在胡咎吃瘪,完全是因为对方距离八重巅峰还有一线之差,这才能够完全掌握主动权而已。
    如今面对比胡咎强上一线的安澜,他心里实在是没地儿。
    一念至此,他忍不住问了对方一句:“安澜兄,这是我与胡咎之间的私事,不知你为何会插足其中?”
    闻言,安澜轻笑道:“呵呵,听胡老弟说了你的事情,我对此也是很感兴趣,抱着以武会友的念头,便过来与你交流一番!”

章节目录

上门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狼叔当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狼叔当道并收藏上门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