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惊鸿口中的那个黑袍人,据他自己交代,应该跟他那晚在父亲书房里见到的是同一人。
    他本就是个早慧的孩子,当初见到那个人的时候虽然才四岁,但他却记住了那个人身上的黑袍。
    只是进入山门之前的他也只是一个骤逢巨变的幼童,对于那个黑袍人的蛊惑,他并没有生出怀疑之心。
    可当他如今静下心来回想的时候,就越发觉得那个黑袍人的不怀好意,而且他也能确定,那个黑袍人,就是父亲曾经见过的那一个。
    “俞前辈,当初你赶到辛家的时候,可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林梦雅看向俞惊鸿。
    后者眯了眯眼,努力在脑海之中找寻那段记忆。
    他当年是去找辛家要个说法的,不过按照江湖上的规矩,就算真是对方的错,那他也得给对方一个辩驳的机会。
    许多人都以为江湖就是快意恩仇,今天你杀我,明天我就杀你,其实不然。
    江湖是人的江湖,那就必然要受到一定的规矩约束。
    旁人称他一声“俞大侠”,那他也得接得住,不然等待着他的可就不是人人称羡的威名,而是臭名了。
    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谁人能一辈子活得那么光明正大?
    所以俞惊鸿来的时候是做的两手准备。
    假如查清楚了就是一场误会,或者是另有隐情,那他只要辛家答应废除跟神剑门剑谱相似的地方就可以。
    也不用担心他们会阳奉阴违。
    神剑门在江湖上的耳目众多,尤其是辛家这种,一旦对方答应了,他也会派人暗中监视,甚至一直要监视超过三代人,确定他们没有再动心思才行。
    若辛家死不承认,或者是拒不配合。
    呵!他俞惊鸿在江湖中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
    至少,他会让辛家吃上天大的苦头,甚至是让他们再也没有摸见的机会。好在,辛子禄的父亲,在他挑明了自己的身份跟来意后,就十分歉意地给他跪下,言明自己是一时糊涂,并且主动表示自己以后一定会废除自己的剑法,绝对不
    会继续犯错下去了。
    对于这种认错态度,俞惊鸿还算是满意的。
    于是他就应允了对方的要求,明日会亲自登门,看着辛子禄的父亲废除剑法。
    但没想到的是,等到他第二日按照约定好的时间赶到辛家的时候,就闻到了里面那浓重的血腥味。
    当时他的心就猛地一跳,带着剑闯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了活口。
    辛家上上下下几十口子,都是一剑毙命。
    他检查了一遍,发现那人的剑术其实并不算是太高明。作为一个剑客,尤其是出身神剑门,且浸淫剑道多年的最强剑客,别看只有一下,但是他也能从对方挥剑的角度、力度,以及伤口的损坏程度,皮肉的外翻程度
    ,来判断一个剑客的实力。
    对方的内力十分深厚,但剑术却比自己差得远了,比如他的惊鸿剑,就有一招一剑封喉的剑招。
    一想到这里,俞惊鸿的脸差点黑了,“难道说那个凶手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想要模仿我?”
    林梦雅点点头,“我觉得不止如此,那个黑袍人他一定是还拿到了一些关键证据,再加上辛子禄的性格缺陷,才让他越陷越深。”
    尤其是在他长大以后,肯定会见到俞惊鸿练剑的场景,也不知道他第一次看到俞惊鸿使出那一招来时的心情如何。
    不过,正因为俞惊鸿也会这一招,所以他才越发坚定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当初杀了自己全家的人,就是眼前这个虚伪的家伙!
    俞惊鸿怒了,“娘的!别让老子知道是谁做的,敢用这种事情来算计我,简直就是在找死。
    辛子禄那傻子的一双招子我看也别留着了,他在山上这么多年,难道看还没有看会吗?要真是老子我下的手,伤口又怎么可能会如此狰狞?”
    俞惊鸿气得暴跳如雷,一会儿骂那个幕后真凶,一会儿骂辛子禄鬼迷心窍。林梦雅大概能理解俞惊鸿愤怒的点,比如说有人冒充她下毒,结果下的是那种最简单最粗暴,同时也是让人一眼就能瞧得出来的毒,然后莫名栽赃在自己的头上
    ,那她大概会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就这?就这?
    真要是她想动手的话,多的是无色无味,让人死了之后还根本查不出来的毒药。
    结果呢?
    所有人都看出来对方是中毒死亡的,那她这些年岂不是白干了?
    好在有俞箐在,她劝了劝自己的老爹,让他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
    林梦雅眼看着俞惊鸿现在只坐在椅子上生闷气,心情莫名其妙有点同情,不过正事还是得做。
    “当时您也说了,你已经把辛家上上下下都检查过一遍,并未找到有用的线索。
    所以,我怀疑那个黑袍人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不然的话,他总不可能那么巧,打了一个时间差,就能拿到指认你的证据吧?”
    “这......”
    俞惊鸿思考了片刻,又想起来一个细节。
    “我记得,我到辛家的时候,他们的尸体还是微微热的,也就是说这些人应该是刚死。
    可是我并未看到任何人,就算那个人不是凶手的话,他也应该是目睹了辛家被灭门的过程,否则我去的时候一定能够跟他打个照面。”
    其实大家现在已经差不多能确定,那个黑袍人就是凶手了。
    假如黑袍人不是凶手,那他当天出现在辛家的理由就很值得深挖一下。
    总不能是因为听说了俞惊鸿找上门去,所以为了让辛父不把自己供出去,所以才来上门的吧?
    而且怎么可能就那么巧,辛家人前脚断气,他后脚就到了不说,且还找到了关键证据?
    “最说不通的是,他如何得知辛子禄还活着,除非他这一路上一直在跟着你们。”
    林梦雅把问题抛向了俞惊鸿。
    后者摇了摇头,“绝无可能!我当初把那孩子救回来的时候,怕的就是灭他们的凶手会尾随,所以我跟他是乔装打扮了一番,确定身后没有尾巴才回去的。”
    “那就确定了,只有凶手才知道辛家到底有谁还活着,我在猜想,没准辛子禄就是那个凶手故意留下来的。
    而那封信到底是不是辛父写的,我们不得而知,但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很大概率不会不管这个孩子。假如你收养了孩子,或者是把他留在神剑门,那对方只要稍微煽风点火,就能在神剑门内埋下一枚重量级的火药弹,只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引爆,那么就会炸得
    神剑门上下,死无全尸。”
    林梦雅最后这四个字,把俞家父女吓得心里拔凉一片。
    天!这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而是事实。谁又能想得到,一个父母亲族皆忘,被少掌门亲自救下来,并且带到山上悉心抚养的孩子,实际上心怀满腔愁恨与怒火,一心想要为自己的家人向自己的“仇人”
    复仇呢?
    按照正常逻辑而言,就算是这个孩子不心怀感激,可也不该心生怨愤才是。
    何况,这些年辛子禄伪装得这般好,好到俞惊鸿竟然连自己最重要的女儿的安危都可以托付给他。
    以这样的信任,假如这次俞箐没有遇到林梦雅,或者说她没有那么幸运,遇到了救她的柳家姐姐,以及后面一系列的事情,那么、那么后果,已经不堪想象。
    俞惊鸿想通了这一切后只想双手合十,感谢上苍,感谢缘分。
    “宫家主,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们,是你们救了我们这一家子,若不是你们的话,我们神剑门恐怕就会毁在我的手上了。”
    俞惊鸿的心里只剩下了庆幸。
    同时他也觉得,以后自己一定要多行善事,多积善缘。
    若不是因为俞家祖上世代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相信他们也不会这么好运气躲开这一次的必死之局。
    林梦雅看着俞家父女又要开始给她“念经”了,赶忙转移话题。
    “其实你们更应该感谢的是柳家姐姐,假如不是他们夫妻两个顶着重重压力,把俞箐给藏起来,又冒险来跟我们求助,想必也熬不到我们找到她的时间了。”
    这一段,俞惊鸿也听林梦雅提起过。
    但俞箐对于这段记忆却有点模糊,只记得她是被一双温暖却有力的手抱住了。
    之后她就昏昏沉沉的,那段记忆也模糊了不少,还是她醒过来之后宫家姐姐跟她讲的。
    “是啊爹,宫家姐姐跟柳家姐姐,她们都是我的救命人,咱们都应该感谢她们,在我心里她们是一样重要的!”
    俞惊鸿也觉得应该感谢柳家人,得知他们只是这山上里面最普通的农户后,他还是发出了一声感叹。
    “从前我总觉得古族这地方的人不怎么样,现在看来我真是管中窥豹。”林梦雅笑了笑,说道:“不管哪个地方的人,肯定都是有好有坏,不过柳家的确很不错。尤其是柳姐姐的弟弟三虎,这孩子不仅头脑聪明且乖巧听话,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一把子好力气。”

章节目录

绝色毒医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蓝华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华月并收藏绝色毒医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