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泽见此也忍不住好奇,问身边的室友:“这么大的集装箱里面装的会是什么?”
    艾瑞克看着它们发呆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答道:“你说,会不会是怪兽的尸体?”
    “什么!?”叶泽一惊,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不知道吗?这种事以前有被记者爆出来过的,继军部实验室之后,一些大企业好像也获得了利用怪兽尸体做研究的许可,其中联邦七大财团首当其冲,它们跟军部早有合作,提供研究经费什么的。不过这些联邦政府没有正式承认过,只是底下一直有这种说法而已。”
    叶泽看着缓缓进入中心禁区的巨型集装箱,体内忽然有种莫名的不安躁动,这种感觉好像并非源于自身,而是来源于灵魂深处那只异常敏感的白色契约兽。
    是小白在感到不安……
    集装箱渐渐消失于他们的视野内,叶泽突然开口问道:“只是尸体吗?”
    “啊?”
    “拿来做试验的,只是怪兽的尸体吗?我是说……会不会是活体?”
    “开什么玩笑!当然不可能!”艾瑞克顿时瞪大了眼,“那、那是犯法的呀!”
    “是么……”叶泽转头遥望半晌,终是摇了摇头,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吧。
    今天就是九菱集团高层来实验基地参观考察的日子,好巧不巧,叶泽昨天刚接到宠物店的电话,说牙最近的情绪好像不大对,让他去看一下。
    叶泽心里一紧,说到底这些天还是太委屈牙了吧,狼原本就是孤傲的生物,它应该在森林中肆意地狂奔捕食,却选择跟着自己从遥远的斯达特星来到这里,而自己还把它送进了宠物店的笼子……
    他决定去看看它,可一般来说员工在工作期间是不许擅自离开基地的,如果出去需要找主管请假,他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去看宠物”这样的理由能被批准,但犹豫也只是一瞬间,叶泽抱着“大不了换份工作”的心态去找了主管,他虽然不想放弃待遇这么好的工作,但这无非是份短工,相比之下,他更不想他的狼出事。
    不过想象中的矛盾没有发生,正值夜班缺人手,叶泽最终跟主管换了个的夜班,空出一整个白天的时间,打算先去宠物店看看牙,了解一下情况。
    叶泽拖着他的小行李箱朝基地的南出口走去,这行李箱还是艾瑞克在网上看到“买二送一”的促销活动时买的,宿舍里人手一个。因为基地地处偏远,他们这样的工作人员基本一周才回一次市里,通常每次去市里都采购点儿东西回来储备着,有些家在市内的工人甚至还带些换洗衣物和床单被罩回来,所以来回出入就需要大点儿的背包或小型行李箱。
    由于高层来人,正门口的大道限制普通员工出入,于是他被主管告知只能绕道从不引人瞩目的南门小路走。
    叶泽没想到在这么个科技高度发展的民主时代,居然还搞这套类似于地球上领导视察时封路一样的举动,不过他也没必要为了省这几步路就去冒这个险,所以还是走了南门。
    这是他来到基地的第二周了,上一周的薪水已经全部打入了他刚办理的晶卡上,叶泽边走边翻看着晶卡上的余额,核算着给牙买些什么好吃的。
    缘分是件很奇妙的事情,无论是基地的管理人员还是此刻正朝南门走的叶泽都没有料到,那位克里弗兰财团的太子爷居然没有选择走他们为之预留好的正门大道。
    奥维兰知道这些参观考察的一般流畅,可他一点儿也不想象征性地站在那里听基地负责人长篇大论地介绍基地的成就与功绩。
    说是一起来参观,其实他只对今天中心禁区进行的实验感兴趣……
    于是这位任性的太子爷在仅仅打了声招呼后就“脱团”了,打算从南门的通道直接进入内环,先一步进入禁区等他们。
    于是意外就这么发生了,当这位财团太子疾步走过转角时,“嘭”的一声,与一个黑眸黑发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嘶——”叶泽只见眼前一个人影晃过,想刹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两人都踉跄着退后了好几步,当他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时,肩膀便被人抓住了!
    虽然没有跟着大部队一起参观考察,可奥维兰身后仍旧跟着数名保镖和基地负责人,保镖见状忙上前要把叶泽拉开,可叶泽遭到生人钳制,下意识就使出了个过肩摔。
    “住手!”喊话的是负责叶泽他们那一片工作区的主管,主管此刻脸都绿了,他小心翼翼地偷瞄了眼身旁大少爷的脸色,不料后者眼睛一眯,正以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盯着叶泽。
    奥维兰看清了那个冲撞了他的男人,那一片清明的黑眸他似曾相识,下一刻他认出来了,这是那个曾经意图接近他的醉鬼。
    “是你?”奥维兰的眉头一皱,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那晚的经历可不是什么值得说出来的光荣事迹,自己难得去市郊散散心,好心情全被这个男人搅了。
    想起那晚的乌龙,奥维兰只觉得扫兴,而并没有对自己或许是“误伤”的行为感到愧疚——看,事实证明这样一个人在清醒的情况下意图接近他都会被保安拖住,何况当时的他还是一个醉鬼,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自己的风精灵虽然给了他一爪,但明显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他现在还能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还能有再次接近他的机会?
    叶泽听到自己主管的声音也是一怔,他倒并不认识这些人,可主管在旁陪同,还有一众保镖簇拥,这阵仗他大概也猜出这是今天来基地视察的一行人之一了。
    不过眼前冷棕发色的男人看年龄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这么年轻会是九菱高管?叶泽眨了眨眼,突然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了——主管开会时千叮万嘱要注意的太子爷,居然被自己撞见了,还真的是“撞”见的……
    就在叶泽刚意识到这一点时,更让他吃惊的事情来了,这位太子爷居然认识自己!?
    叶泽看了看周围同样一脸不明所以却都默不作声的众人,确认似的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问:“你是说我?”
    没有回答,但对方那仿佛要将人看穿个窟窿的眼神明显就是在盯着自己。
    “我们……认识?”叶泽脑中瞬间闪过种种猜想,这个人,不会是认识奥斯威尔家的小少爷吧?
    这个猜想产生的下一刻,他清楚地在对方的眼中捕捉到了不屑与厌恶,叶泽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难道不仅认识,“自己”还得罪过他?
    面对叶泽的疑问,奥维兰有些气闷,哦,他当然不认识自己,他那晚只是一个令人扫兴的、意识不清的醉鬼。
    他盯着叶泽半晌,薄唇几度张合,最终才憋出三个字:“不认识。”
    叶泽听罢心里松了一口气,情不自禁接道:“那就好。”
    那就好?奥维兰的眼神愈发冷了下来,果然有些不识好歹的家伙无论醉时还是清醒都一样的令人讨厌,奥维兰的嘴角抽了抽,没有多言,带着人转身就走。
    叶泽倒没太在意这次意外的相撞,不管认不认识,好在没发生什么矛盾冲突,他扶起自己的行李箱,拍了拍衣服,便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往内环走的奥维兰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怎么就这么走了?在甩下一句“不认识”之后就避开似的走了?
    说起来,这都是那个男人第二次冲撞自己了,一个令人厌恶的家伙居然冒犯了自己两次!自己还好像要躲开他似的走了!
    年轻的财团太子爷越想越觉得意难平,猛地停下了脚步。
    身后随行的众人都吓了一跳,最终还是主管小心翼翼地上前问道:“怎么了?”
    奥维兰抿了抿嘴,半晌,右眉突然一挑。
    身旁护驾多年的保镖一见这个小动作就暗呼不好,下一刻,奥维兰冷冷的声音传来:“那个人,辞掉他。”
    在场的两个基地负责人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那个人”八成是指刚刚撞到他的那个小工,可他们显然没想到这位太子爷瑕疵必报到这种程度,在离开半天后突然提出这样任性甚至有些无理的要求。
    主管愣了愣,可他马上反应过来了,没有问原因,更没有拒绝,就这么点头答应了。
    即便知道这要求毫无道理,但他也没有糊涂到为了一个小小的临时工惹得克里弗兰财团未来的继承人不快,对方也是知道这一点才有恃无恐的吧。至于那个可怜的家伙,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此时的叶泽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被炒鱿鱼的事情,纵然发生了不算愉快的小插曲,他的心情依旧不错,马上就可以再见到牙了,期待的同时又有些担忧,它到底怎么了?
    ☆、chapter 35
    当叶泽再次踏入宠物店的时候,新来的饲养员第一次在幼狼的脸上看到明显的情绪波动,那匹原本一直安静地趴在自己的笼子里、沉默到令人害怕的幼狼,居然一个翻身站了起来,目光牢牢地锁定在它的寄养者身上,两只狼眼亮亮的。
    这个饲养员虽然是前天刚来宠物店上班的,但她作为饲养员很明白宠物被主人送来这里寄养的不安与无奈,可惜她无法去安慰它们,唯一能做到这点的只有它们的主人。
    与幼狼看到叶泽时的喜悦相同,叶泽看到自己几日未见的狼时眼睛也是一亮,笼子刚一打开,幼狼就迫不及待地朝他扑了过去,冲击力之大把叶泽撞得连退了好几步。
    他笑着一把接住了牙,将它高高地举了起来,左瞅瞅右瞅瞅,还捏了捏它的小肚子,最后才点了点头:“倒是没瘦……”
    叶泽放下胳膊将幼狼抱在怀里,揉了揉它的脑袋:“抱歉,牙,这些天委屈你了。我已经决定了,干完这一周就辞职,再找份工作,带着你一起。”
    他一边抚摸着幼狼的皮毛一边朝他解释,旁边的饲养员却摇了摇头,狼怎么可能听得懂人的话?
    可渐渐的她惊讶地发现,幼狼居然真的放松了身体,用毛茸茸的大脑袋蹭了蹭男人的胸膛,最后还点了点头!
    “我想向您反映一下,先生。”新上任的饲养员很负责道:“小牙最近表现出明显的厌食症状,不吃饭了,您知道的,许多宠物被送来这里之后都会出现短期抑郁的情况,建议您还是带它去看一下。”
    “什么?”叶泽瞅了眼怀中的幼狼,“怎么回事?这里的食物不合胃口?”他再次确认似的捏了捏幼狼的身子,的确没掉肉啊……
    “还有,它的身体也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身体变化?”叶泽一怔,“如果你是指它的成长速度比一般的幼狼快,关于这点我虽然说不清楚为什么,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关键是它什么也不吃,身体还在快速增长。”饲养员说着,表情有些凝重起来,“而且它的牙齿……变得超乎寻常的锋利,前两天我想带它出去兜兜风,就把项圈拿出来给它带,可小牙不愿意,居然一口就将轻金属质地的项圈咬断了!当时我和另一个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去检查它的牙齿,一点儿事都没有,它那就那么轻易地将金属咬断了!”

章节目录

将军在上[重生未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弥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弥语并收藏将军在上[重生未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