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着,想把小狼带去浴室,可小家伙又不配合了,张牙舞爪这个词完全可以诠释它现在的状态,也不顾一身的伤,直接蹦下桌子,拖着小身子就要走。
    刚刚止血的伤口经过它一番折腾又有再次崩裂的趋势,阿尔文束手无策,转头求救似的看着叶泽。
    叶泽叹了口气,三两步上前拎起幼狼的后颈就往浴室走。果然对付这种不识好歹的家伙,只能采取暴力强制手段了。
    幼狼显然对他的粗暴举动十分不满,更不喜欢这种钳制措施,于是愈发剧烈地挣扎起来。
    这小狼崽子可算是记住自己了吧,叶泽想,其实他倒想对小家伙温柔一点,不过介于阿尔文的温柔态度对它不起作用,他还是继续当他的恶人吧。
    于是直接将幼狼放倒在池子里,卷起衣袖,不待它起身挣扎就拿起浴花,冲了下去。
    小狼崽子被喷下来的水花呛得直咳嗽,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身上的污垢和血渍混合到一起,顺着浴缸往下流。它的腿脚还不利落,可一瘸一拐的还想跳出水缸。
    叶泽手上力道一松,它就开始变本加厉地扑腾,弄得叶泽也一身水,他终于忍不住,使劲在狼屁股上扇了一巴掌,打得幼狼小身子一颤。
    “给我老实点!你伤口不洗该发炎了。”叶泽没好气地吼了句。
    本以为它听不懂人话,吼也是徒劳,不料幼狼居然渐渐安静下来,只是仍然下意识地躲开了叶泽的手,身体止不住地发抖。
    流水冲去了幼狼身上的污垢,皮肉外翻的伤口却愈发明显起来。一道道血红的伤痕暴露在叶泽眼前,小东西湿漉漉地趴在浴缸边上,痛得浑身都在颤。叶泽突然就有些心软了,再倔也不过是只小奶狼,这样的伤也还是会疼吧。
    他悄悄放轻了力道,尽可能轻柔地帮幼狼完成了剩下的清洗。
    当他们出来时,阿尔文已经去隔壁借来了纱布和伤药,幼狼对于叶泽将它裹在毯子里抱出来的举动表现出了十足的抗拒,可无奈话语权还是掌握在实力派手中。叶泽驾轻就熟地开始给它上药、缠绷带,末了,还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经过一番折腾,幼狼显然也累了,上下眼皮都开始打架,可只要叶泽一看它,它就毫不示弱地瞪回去。
    这小脾气……叶泽在心里叹了口气,再次把它裹回了毯子里,放到墙角。
    或许是毯子太过柔软,或许是因为里面的环境太过温暖,幼狼终于放弃了抵抗,乖乖在墙角趴好,似乎只想先饱饱地睡上一觉。
    一切工作完成后,叶泽才突然想起来另一件要事,他从怀中拿出了一颗刚刚采到的碧绿色果子,问阿尔文:“你认不认得这是什么?”
    阿尔文低头,只见一颗散发着碧绿色耀眼光芒的果实安安静静地躺在叶泽掌心上,果实圆润无比,像一颗通体晶莹的碧色珍珠。
    那双同是碧色的眼珠瞬间睁得圆圆的,阿尔文大惊失色:“这!这是……你从哪里采到的!?”
    ☆、chapter11
    “这!这是……你从哪里采到的!?”
    “就是上午刚从森林里采回来的。”叶泽默默瞧着阿尔文脸上见鬼一样的表情,解释道:“那时候空中不停有火球坠落,我就随便找了个山洞躲了进去,在洞深处发现了它。这究竟是什么?”
    阿尔文小心翼翼地捧起果实,左看看右看看,两只手都在哆嗦,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这大概……不、不可能!自从大开采过后按理说不会再有三星以上的灵植物了……你等等!我再去查查,再去查查……”说罢往光脑前扑去。
    叶泽一脸疑惑的看着阿尔文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的背影,不久后就听到他的一声尖叫——
    “阿泽!!!我们发了!我们发了!”
    金发碧眼的小少年一下子跳了起来:“这是五星碧罗果!真的是碧罗果!我以前只在网上见过它的图片!传说中可以帮助契约兽晋升的圣果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中阶灵植物呢!”阿尔文说完,连忙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却还是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身子都在颤。
    叶泽眨了眨眼:“意思是,近期的生活费都有着落了?”
    “生活费?近期的??阿泽,这是五星灵植物,是碧罗果啊!”少年因为太过兴奋,小脸都涨得通红。
    叶泽还是一脸的不明所以:“那它大概在什么价位?”
    “如果这果子是真的,绝对能卖三十万以上!哦不,五十万!一般中阶灵植物的价格足够养活我们好几年了!毕竟再往上,属于无市也无价的了,它们大多掌握在军部手中,一般人连买的途径都没有。而且像中、高阶的灵植物,据说低阶契约兽都消受不起,要是误吞下去会爆体而亡的!”
    叶泽眉心一跳,爆体身亡!?联想到小白当时的反应,他恍然大悟,那可以理解为自家契约兽吃得太好消化不了了?不过……
    他的目光再次移向那匹沉睡中的小狼崽子,契约兽都承受不住的力量,为什么它居然没事?
    “那这颗碧罗果你打算怎么办,拿去拉维拉基地卖掉吗?”
    阿尔文被问得一愣,不由得皱起了眉嘟起了嘴,一副很苦恼的样子:“这倒真是个问题,五星级的灵植物,要是拿去拉维拉基地拍卖要交很高的手续费,而且我怕达利那伙人……”阿尔文甩了甩脑袋,突然灵光一闪:“对了,还有一种办法,我们可以挂到fv上去买,那是全联邦最大最具公信力的网络平台,绝对安全可靠。阿泽,你有那的账号吗?”
    叶泽摇了摇头,他连fv是什么都不知道。
    “……”阿尔文叹了口气,不知道元帅的姓氏,连fv账号都没有,阿泽跟他真的是一个次元的人类吗??
    “那我去试试吧。”阿尔文说着,跑去光脑前坐下来,戴上头盔,指尖在屏幕上滑动了几下,紧接着就闭上双眼进入了一种休眠状态。
    这莫非就是小说中那种可以将人的意识连接到另一个世界的先进设备?
    叶泽觉得新鲜,对着头盔默默研究了半天。
    当阿尔文再次睁眼时,时间已经走掉了半个多小时,叶泽正在电视机前观看这场战争的最新报道。
    “怎么样了?”叶泽回头,见阿尔文满脸通红,那双翠绿色的眼睛闪啊闪的,呼吸也显得很急促。
    “阿泽!阿泽!”阿尔文直接扑上去给了叶泽一个大大的拥抱,“天哪,快告诉我这不是梦!你知道吗,工作人员一听是碧罗果,直接引我去了贵宾室,我可是第一次进那里啊,她们经理都出来了!明天可能有fv的工作人员来上门验货,如果确定是五星碧罗果,就当面付款交货了。”阿尔文兴致勃勃地讲述着自己在虚拟世界的经历,“你猜他开价多少?”
    “多少?”叶泽一边将阿尔文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一边帮他抽了张纸巾:“你汗都出来了,擦擦。”
    从阿尔文的表情中已经可以猜到果子售价不菲了,不过结果还是令他有些吃惊——
    “六十五万迪卢!六十五万啊!阿泽,我感觉就像是在做梦!”
    “这么多?”
    “嗯!一般四星级的灵植物都能卖到十万了,五星可以有这个价的,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啊!这下可以把买飞碟的钱一次性还清了!还能买套自己的小房子!不用再租啦!对了,还能去旅游!”阿尔文手舞足蹈地做着他的理想规划。
    叶泽敲了敲阿尔文的脑袋:“这个等钱到手了再说吧,想想晚饭吃什么?”
    “你还会做什么?”提到吃的,阿尔文眼巴巴地看着叶泽。
    后者耸耸肩:“我会做得不少,可食材太少,今天的主食还得是流食饭盒,我最多给你做个汤。玉米浓汤和土豆浓汤你选哪个?”
    “汤?哇哦~甘薯三号我尝过啦,玉米是上次采到的那个一粒粒的黄色植物吗?那个还能做汤?”
    “能,晚上做给你喝。”
    折腾了一天,叶泽在展露完厨艺后早早地歇下了。
    静谧和谐的夜晚,人们纷纷进入梦乡,客厅内却突然传来一阵物体落地的声音,多年的警惕感让叶泽一下子睁开眼,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借着月光,他看到白天抱回来的那只幼狼正倒在地上,一旁的小杂物桌被它扑翻了,桌上的水壶水杯各种杂物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
    “闹腾什么呢!”叶泽上前将它拎了起来,不出意外的,幼狼又开始手脚并用着反抗,低声怒吼,还亮出它锋利的犬牙以示威胁。
    叶泽觉得自己的耐心简直要被耗尽了,沉着脸将它一把扔回墙角:“你这家伙不像匹狼,倒像只刺猬。”
    他说罢没再理它,转身开始收拾满地狼藉。
    等一切忙完又是十分钟过去了,叶泽躺回沙发上准备继续休息,黑眸往墙角处一扫,却发现幼狼又从窝里爬了出来,呆呆地望着洒在地上未干的水渍发呆。
    叶泽瞄了一眼那小狼崽子,似乎知道它想干吗,但实在懒得去弄,翻身继续睡。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狼走路原本不会发出什么声响,但幼狼负伤后腿脚不便,走路磕磕绊绊的,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明显。
    叶泽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终是有些暴躁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没好气地看了眼在客厅中绕了一圈又一圈的幼狼,三两步走去厨房,没过多久,端着个小碗出来,往它前面一搁。
    “喝。”
    幼狼一脸警觉地看着叶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不就是在找水么,喝完了赶紧……”
    睡字还没说出口,一个尴尬的声音在夜晚响起。
    “咕噜噜——”

章节目录

将军在上[重生未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弥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弥语并收藏将军在上[重生未来]最新章节